您的位置:98小说 > 玄幻魔法 > 夏日生花 > 第四十七章 心理战

《夏日生花》 第四十七章 心理战

下载: 夏日生花TXT下载


    劫持张赫的男人始终带着黑色的口罩,张赫一直没有看到他的庐山真面,也不想看,担心被灭口。

    男人带着张赫兜兜转转向邻市方向走,他们开着车,杨尚霓步行很快跟丢了,有些焦急的看着消失在路尽头的黑色轿车。

    杨尚霓还独自一个人走在通往邻市的乡道上,这一段路本就鲜有人烟,现在天又刚亮,更见不到一个鬼影子。

    也不知道那个挟持张赫的男人出于什么目的,会不会伤害张赫,张赫头部还有伤。

    杨尚霓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突然急刹车,停在杨尚霓侧前方。

    劳斯莱斯的驾驶室和副驾车门同时打开,驾驶室方向一个黑影冲到杨尚霓面前,一把将杨尚霓拉进怀里,一颗悬浮的几近缺氧的心脏终于有了着落。

    男人恨不能将这个丫头揉进自己的骨血,再也不分离。

    “二哥!”杨尚霓从醒来就想着和张赫如何逃出那个车间,又一路跟着挟持张赫的口罩男,想怎么救出张赫,顾不上害怕,而这一刻却难受的哽咽,她真的吓到了,所有委屈都融化在二哥两个字中。

    而穆瑾威似乎也在听到二哥两个字时生命重新活络了,此时什么都不想问,只要小丫头平平安安就好。

    郑彦皓下车后刚跨出第一步,就看到穆瑾威已经把杨尚霓抱了个满怀,又上了驾驶室,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只要杨尚霓没事就行。

    杨尚霓十分贪恋依偎在男人胸膛的感觉,不愿意出来,但是想起来张赫,努力挣脱刚要开口说话。

    男人霸道的将她拉回来,一只大手扣住她的后劲,一个充满热切又凶狠的吻将杨尚霓的话都堵了回去。

    这一吻,让穆瑾威再次肯定,自己的全部都不及眼前这个丫头重要,也可以说她才是自己的全部,自己的心甚至都是为了她而跳动。

    杨尚霓这次出奇的配合,没有打人,或许是这次莫名的遭绑架,穆瑾威想离杨尚霓更近一些,此时没有失而复得的喜悦,更多的是担忧,以后要更好的护住小丫头。

    终于在杨尚霓被吻得透不过气来时,穆瑾威才恋恋不舍的放开怀里的小丫头,仔细的打量着她,确认没有受伤。

    “二哥,张赫被人挟持,从这条路走的。”杨尚霓大脑回氧,想起来张赫,顾不上羞涩,此时非常担心张赫。

    穆瑾威将杨尚霓抱上后座,自己上车坐在杨尚霓旁边。拿吃的递给杨尚霓。

    “饿了吧?”穆瑾威看着杨尚霓,无比心疼。

    “嗯。”还好昨天张赫给她吃了东西还喝了水,否则也坚持走不了这么远。

    “大哥……”此时杨尚霓才发现坐在驾驶室的郑彦皓,看着大二和二哥一样一双眼睛充满血丝,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突然失踪所有人肯定都在找自己。

    “没事就好,快吃吧。”郑彦皓看着杨尚霓的眼神柔和下来。

    杨尚霓点点头。

    “我爸妈知道吗?”杨尚霓突然想起来。

    “我给他打个电话,你先吃。”穆瑾威拿出手机拨通杨栋的电话。

    杨栋一看穆瑾威的电话,迅速接起来。

    “瑾威,是su

    y有消息了吗?”杨栋的声音很是疲惫又充满焦急。

    “杨叔叔,我找到su

    y了。”

    穆瑾威把电话开免提。

    “爸爸,我很好,你别担心,我现在还不能回家,我跟大哥二哥找到张赫再回去。”

    杨尚霓听到爸爸声音,知道他一定一晚上没睡,非常心疼。

    “su

    y,你真的没事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现在在哪?”没有亲眼看到杨尚霓安然的现在自己面前,杨栋还是不能安心。

    杨尚霓将事情的始末讲个三个人听,又跟杨栋打听到张倩没事,现在凌晨四点来钟担心张倩在医院休息,就没有给张倩打电话。

    郑彦皓沿着乡路一路行驶,一路寻找。

    穆瑾威将得知的消息告诉了穆瑾琛,又将杨尚霓记下的车牌号发给他,一路搂着杨尚霓不肯放手。

    “靠二哥身上睡会吧。”穆瑾威觉得杨尚霓应该一直没有睡。

    “我不困,我担心张赫。”杨尚霓想起来自己爬出来时踩在张赫身上后,她发出的那声闷哼,后来又是被蒙面人男人扛着走的。

    “我看着就行,你睡会吧。”穆瑾威心疼道。

    杨尚霓摇摇头,执着的看着车窗外,生怕错过。

    穆瑾威只好随她。

    穆瑾琛追踪一夜,此时正赶到幕山西边的一个渔村小码头,天还不亮渔人就开始忙碌,准备出海。

    码头已经有很多早餐摊,穆瑾琛将车停好,找了一个桌子坐下,要了一碗豆腐脑,一斤油条,两个茶蛋。

    从昨天执行任务到现在一直没吃饭,饥肠辘辘,急需补充体力,才能继续追捕逃脱的歹徒。

    穆瑾琛刚开始吃,便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他车旁边,这里都是附近的渔民,开车过来的很少,所以这个时候附近基本看不到什么车。

    穆瑾琛看到车牌,双眸紧缩。

    一个带着口罩和渔夫帽的男人从驾驶室下来,提着急救箱,拉开后车门,从后座上将昏昏欲睡的张赫抱下来。

    穆瑾琛胸口发闷,看着这个男人这样抱着张赫很不舒服,恨不马上冲过去将男人暴打一顿。

    现在他却不能,歹徒有枪支,硬拼只怕伤到周围无辜渔民,穆瑾琛短信联系了首长,汇报了具体位置。

    想着首长会帮他联系当地公安前来支援,至少要在保障这里渔民安全的前提下,抓捕歹徒。

    穆瑾琛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吃他的油条。

    带着口罩的男人将张赫抱到穆瑾琛旁边的桌子前坐下,伸手解开张赫头上的包扎,这还是昨天紧急情况,从张赫裙子上撕下来的布料。

    昨晚他出去时买了急救箱,打算给她换药,直到现在才顾上。

    “你干嘛?”张赫清醒了些,往长木板凳旁边移了移屁股。

    “给你换药。过来我看下发没发炎。”昨天没有工具,直接将头发包进去了。

    男人从急救箱里拿出来一把刮刀。

    “你要干嘛?”张赫吓的要起身,被男人一把抓住,又拉坐下。

    “看你吓得,这么怕死?”男人揶揄道,似乎很喜欢逗她。

    “废话,你不怕死,你抓我干嘛?”张赫怼他。

    ”我还真不怕死,老实点别乱动,划伤我不负责。”男人说就要刮张赫的头发。

    “不要刮我头发。”张赫明白他要干什么,吓得双手护住后脑勺,倒吸一口凉气。

    “嘶。”

    “碰到上口了吧?快把手放下。让我看看!”男人赶紧将刮刀放在桌子上,伸手拉张赫的手,张赫死活不松手。

    “在不放手,我亲你了!”

    张赫吓得赶紧将手松开捂着嘴。

    “你敢!”

    张赫无语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个流氓劫匪。

    “你觉得我什么事不敢?”说着男人凑过来亲上张赫捂着嘴的手上,虽然隔着口罩,张赫还是吓得向后缩。

    男人发出闷闷的笑声。

    旁边的穆瑾琛额头上的青筋直跳,此时支援的警察还没到,本想拖延时间,现在穆瑾琛已经无法忍受两个人亲密的动作,突然暴起,单手抓住口罩男的肩膀向上提。

    “好一招金蝉脱壳!昨晚是你劫的狱吧?”穆瑾琛通过一夜的追踪已经推测出歹徒劫押运车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吸引开警力,方便劫狱。

    两个人赤手空拳的近身肉搏,高手过招,周围的桌子瞬间坍塌。

    张赫一看是穆瑾琛,激动的站在旁边忘了躲起来,同时也担心穆瑾琛会受伤,张赫怎么也想不到穆瑾琛会来救自己。

    十几个回合下来口罩男明显处于下风,口罩男迅速向后退了几步跟穆瑾琛拉开距离,从腰间拔出枪对准穆瑾琛,穆瑾琛毫不退缩,迎枪而上,一个横劈腿,将枪踢了出去。

    口罩男并不恋战,找到机会,闪到张赫旁边,一把将张赫拖到自己身前,手持匕首低着她的脖子。

    “放下枪。”

    穆瑾琛在看到口罩男的意图时已经拔出枪,这个傻女人,这么长时间竟然不跑,也不躲知道起来,还站在原地,等着继续给人家当人质,穆瑾琛恨不得打她屁股。

    “你会杀她?我刚才可都看见了你们两是一伙的,拿自己的女人当人质,你也真能想出来。”穆瑾琛不想再让口罩男带着张赫跑,只能跟他打心理战。

    “你个混蛋!我不是他同伙,更不是他的女人。”张赫吼道,本以为穆瑾琛是来救自己的,没想到他竟然以为自己跟歹徒一伙的,张赫觉得自己真的是看错了男人,她那么喜欢他,他却把自己当成歹徒同党。

    “呵!”口罩男冷笑,手上用力,一条断了线的红珠子从刀尖坠落。

    张赫的脖子传来强烈的刺痛感,还夹杂着冰凉和尖锐,心脏也是这种感觉。

    “你开枪吧!看看你第一枪打中她还是我?”口罩男跟穆瑾琛打斗的过程中已经发觉张赫用一种热切又紧张的目光看着他们。

    这个女人定然不会用那种目光看着自己,所以他断定这两个人认识,而且关系密切,对方的说辞只是想诈自己。

    口罩男突然摘下口罩,竟然不怕穆瑾琛看到他的长相,手里的刀的手依然低着张赫的脖子,迫使她不敢乱动,另一只手环过张赫的腰向上攀,抓住她的胸,使劲的揉搓,湿润的舌头从她的后劲舔到耳根。

    张赫浑身战栗,两只手抓着男人的手臂,指甲抠进他的肉里,却阻止不了男人蹂躏她的动作,看着对面瞪着一双猩红的眸子的穆瑾琛,双手端着枪纹丝不动的对着他们,眼泪止不住的滚落。

    穆瑾琛之所以纹丝不动,是因为,此时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张赫被这个恶心的男人亵渎,心里无比难受。

    “放开她!”穆瑾琛终于绷不住了。

    男人满溢的露出邪魅的笑容,抬头对上穆瑾琛那双猩红的快夺出来的眼睛。

    “放下枪。”

    这次穆瑾琛没有犹豫,松开双手,枪落在地上。

    “踢过来!”男人又命令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