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玄幻魔法 > 夏日生花 > 第九十四章 妻儿在怀

《夏日生花》 第九十四章 妻儿在怀

下载: 夏日生花TXT下载


    “大哥!”穆慕醒来,惊慌的环视周围,白色的墙,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单,这一切突然闯入眼帘有些惊悚,镇定后看出来应该是在医院。

    “sunny姐姐,大哥呢?”穆慕挣扎着坐起来,看到杨尚霓跟张赫在站在床尾跟护士说话,护士像在叮嘱着什么。

    “穆慕你醒了。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杨尚霓走到床边,扶着穆慕让她躺下。

    “大哥呢?大哥怎么样了?”穆慕拉着杨尚霓下床。

    护士叫来医生,医生查看一番,“穆小姐已没大碍,可以办出院了。”医生说完写了一张出院证明撕下来递给杨尚霓。

    穆慕当时受到严重刺激而昏迷,后来因药物作用一直沉睡。

    “大哥,他……还在重症监护室。”杨尚霓双目布满血丝,有些哽咽。

    昨天中午郑彦浩和穆慕被送到医院,郑彦浩直接进了抢救室,抢救了八个小时又转到重症监护室,不允许探视,穆瑾威和君陌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外,杨尚霓和张赫早上才接到通知来到医院,大家都默契的没有通知家里的长辈,不想让他们担心。

    “sunny姐姐,大哥现在什么情况,我想去看看。”穆慕坚持下床。

    “情况不太乐观,医生说你大哥颅内有轻微出血,肺部也有出血的迹象,该做的手术已经做完,现在只能等他自己醒过来。”张赫知道杨尚霓不好受,将情况如实告诉穆慕。

    “我想去看看大哥。”穆慕黑白分明的眼珠蒙着一层水雾。

    “大哥还没有脱离危险,医生不允许探视。”杨尚霓心痛不已,非常担心郑彦浩出现意外,再也醒不过来。

    “我……”穆慕呜咽着哭起来无比自责,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冲上马路,“怎么会这么严重,大哥为什么要救我。”

    “大哥会没事的。”杨尚霓抱着穆慕任由她发泄情绪,哭出来会好过一些。

    ”sunny姐姐,你带我去看看好不好,我只站在门外看看。”穆慕哀求道。

    杨尚霓点了点头,带穆慕到重症监护室门口。穆瑾威和君陌坐在门口的长椅上,都一脸倦容。

    穆瑾威见杨尚霓过来,撸了一把脸站起身,等待丫头跟他打招呼。

    “三哥。”杨尚霓直接当他不存在,隔空叫了一声君陌,君陌点点头,此时也没有心情揶揄穆瑾威。

    当下这种情况,穆瑾威也不好跟杨尚霓计较,只能腆着脸先跟杨尚霓打招呼,“早上吃饭了吗?”

    杨尚霓恍若未闻,穆慕一看到重症监护室的门便冲过来,趴在玻璃上看向里面,心脏坠入谷底,郑彦浩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旁边各种检测仪嘀嘀的响着,像在给生命倒计时。

    穆慕双手抓紧病房门把手,胸口发闷,一直愣愣的站着,杨尚霓想让她回病房休息,她没有任何反应。

    大家都不好过,知道郑彦浩因为救穆慕出的车祸,穆慕自责,便由着她。

    陈晓拎着早餐过来,将早餐递给穆瑾威,“穆总你们吃些东西吧。”

    穆瑾威和君陌从昨天中午赶来医院便一直没有吃过东西。陈晓一直陪着等穆慕醒来。

    “穆慕,回病房吃点东西吧。”陈晓走到穆慕旁边轻轻的叫她。

    陈晓五年前就觉得郑彦浩对穆慕的保护不似简单的兄妹情,昨天他清楚的听到郑彦浩说给他的儿子找继父,不用问问他的意见吗?

    穆慕生了郑彦浩的孩子,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们没在一起,但是他看到当时郑彦浩丝毫不顾及生命的冲到车流穿息的马路中间将穆慕护住,他知道穆慕在郑彦浩心中是比他自己的命还重要的存在。

    再看到郑彦浩倒地的瞬间,穆慕震惊和绝望的表情,以及现在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他明白穆慕心里同样有那个为了她不顾死活的男人。

    穆瑾威和君陌简单吃了些,穆慕对外界的一切都无动于衷,仿佛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重症监护室的门将她与她的世界分隔。

    “穆慕,你回病房吃这东西,浩救了你,不是为了看到你这幅样子。”穆瑾威也不知道郑彦浩和穆慕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气过郑彦浩让穆慕十八岁就怀孕,甚至这段时间都没有理会他。

    穆慕摇摇头,声音平静,“我要在这里等大哥醒来。”

    但现在他为了穆慕躺在里面不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穆瑾威便不想再追究,只想他能早点醒过来,医生说72小时内能醒过来就没事,醒不过来很容易造成大片脑细胞死亡,醒来的几率就越来越低。

    谁都不想离开这个门口,想在这里陪着他,哪怕七十二个小时不吃不睡。

    这一天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没有人再说话,都在默默的祈祷。一直到深夜,郑彦浩的情况依然没有好转。

    杨尚霓靠在墙上,有些睁不开眼睛。穆瑾威起身直接将杨尚霓打横抱起放在长椅上,让她枕着自己的腿,脱下西服外套给她盖上,这个时候杨尚霓也不想跟他别扭。

    将西服盖在头上,杨尚霓经过这件事,明白应该珍惜眼前人,枕在穆瑾威腿上心里格外踏实,眼泪不受控制的滴落在穆瑾威大腿上。

    穆瑾威感觉到腿上有些湿热,知道丫头哭了,用大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背。

    直到第三天上午,七十个小时已经过去,所有人几乎陷入绝望,“大哥动了。”穆慕突然喊了一声,几个人都围到门口,没人再看见他动。

    过了七十二小时郑彦浩依然没有醒来,希望破灭。

    “大哥刚才动了,我看到他太抬手了。医生!医生!”穆慕不相信,她真的看到他手指原本是伸直的,突然握成了拳。

    医生检查后发现没有任何好转。

    大家恢复正常生活,晚上回家睡觉,白天来医院看看他,只有穆慕一直不肯离开医院,每天被家里人逼着才肯吃些东西。

    五天后郑彦浩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穆慕五天瘦了七斤,本来就只有九十斤的她,现在看起来枯瘦如柴。

    “大哥,你已经醒了对不对,你在睡觉对不对,你怎么这么懒,睡了这么久都不起来看看穆慕?”穆慕终于可以陪在郑彦浩旁边,将心里话告诉他。

    “大哥,小哲是你的儿子,穆慕想嫁给你,从小就想嫁给你,你是不是不愿意娶穆慕所以不想起来?”穆慕拉着他的手不停的跟他说话。

    “大哥你还记不记得我上高二时,逃过一次学,跟陈晓哥哥出去玩了两天,被你逮到,你差点杀了他。”

    “大哥你为什么要杀他呢?”

    “穆慕逃学出去玩,什么都没做,你为什么非要杀了他?”

    “你在意穆慕对不对?你心里也有穆慕对不对?”

    “我十八岁生日宴那天晚上,在你的套房里,你真的一点都认不出是穆慕吗?”

    “那天晚上穆慕很害怕,可是穆慕从来没有怪过你!”

    “大哥,你知道吗?虽然小哲不知道你就是他亲爸爸,但是他最喜欢你,也许这就是血亲的力量。”

    “大哥,现在你该知道我为什么执意让小哲叫你大爸爸了。”

    “小哲很可爱对不对。”

    “你也很喜欢小哲对不。”

    ……

    穆慕不停的跟郑彦浩说话,很平静,想到什么说什么,甚至毫无逻辑。

    穆瑾威抱着小哲进来。“去看看你大爸爸。”

    “大爸爸怎么在睡觉。”小哲眨着眼睛看着躺在床上的郑彦浩。

    “小哲去叫大爸爸起床。”穆瑾威将小哲放在床边。

    “大爸爸,起床啦,小哲要抱抱。”小哲用肉嘟嘟的小手去拉郑彦浩的手指。

    “小哲叫爸爸,以后都叫爸爸好不好。”穆慕抱起小哲。

    小哲乖巧的点点头。

    “爸爸起来,抱抱。”

    “爸爸你不乖,我可要打你屁股了!”

    “妈咪,爸爸醒了,拉我手手。”

    穆慕和穆瑾威的目光刷的移到郑彦浩的手上,这次都看到了他紧紧的抓着小哲的小手。

    “医生!医生!”穆瑾威失态,跌跌撞撞的跑出病房,全然忘记病房里有呼叫器。

    郑彦浩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发出声音,穆慕喜极而泣,双手捂着嘴巴,不想被小哲听到她在哭。

    “爸爸,起来我们出去玩。”小哲往回抽自己的小手。

    郑彦浩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白晃晃,不太适应,又合上眼皮。

    “大哥,你醒了?”穆慕扑到郑彦浩身上。

    郑彦浩胸前真剧痛,却真实感受到妻儿在怀,艰难的抬起另一条手臂,将一大一小揽在怀里,再次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穆慕,还好她平安。

    各科室医生聚来会诊,郑彦浩又被推到t室做了t。

    “他头部还有淤血,可能会留下后遗症,以后可能会出现偏头痛。先留医院观察,淤血可能会自己散去,也可能压迫神经影响其他功能。而且他肋骨断了五根,也需要静养。”医生跟穆瑾威和穆慕简单交代了一下郑彦浩的情况,便离开病房,护士进来给他输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