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玄幻魔法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零三章 生不同室 死必同穴

《夏日生花》 第一百零三章 生不同室 死必同穴

下载: 夏日生花TXT下载


    “付阳云,你看着我,回答我可以吗?”郑婷凑到他面前。

    他感觉到她身上的灼热,心跳失去节奏,没有办法正常思考,还在纠结,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却不想她这样卑微的祈求他。

    “就一次,就这一次,求你,我不要你负责,不用你娶我,我以后会乖乖嫁人,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嫁给一个你所谓的门当户对跟我相配的人让你满意,可以吗?”郑婷的话就像一把软刀子,一刀一刀的刺入他的心房。

    看着她又开口要继续说话,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提坐在他大腿上,用唇封住她这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一记缠绵悱恻的吻结束,他起身打横将她抱进卧室,轻轻放到kingsie大床上,一边解迷彩服的扣子,一边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小盒子。

    “不要用这个。”郑婷突然抓住他伸出去的手。

    “怎么了?”付阳云以为她没做好准备开始害怕,将手收回来。

    “我不想跟你之间还隔着这么一层。”郑婷将柜子上的东西都推到地上。

    付阳云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怕吗?”

    郑婷摇摇头。

    他一深一浅的啄着她的唇,将她抱紧,感觉到她微微颤栗,雪白的床单上落下一朵红梅,她了了心愿。

    这样放纵自己谁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却都不曾后悔过。

    偷食禁果的结果不是一次就会满足,只会让人更加贪婪,更何况是跟自己很爱的人。

    之后的两个月里,郑婷再三将付阳云拉进酒店,她想着如果自己能怀孕,她就可以逼他娶她。

    她明白他说的那些,也是赞同的,知道父母不会同意她跟他在一起,若她既已怀孕,家里再怎么反对也是无济于事。

    然而马上就要到开学的日子,她发现,他们每次结束,他在给她打的橙汁里都加了避孕药。

    他既然已经识破她的小伎俩,她知道是自己太任性了,也不恼怒,她知道他有多心疼她,不会让她做那样作践自己的傻事,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带着浅浅的笑容。

    付阳云回头看到郑婷,捏着药盒的手一抖。将杯子递给她,“喝了。”

    “明天我就要走了,这次可不可以不喝,就这一次,如果没能怀孕算我们真的没有缘分,我以后都不会再找你。但是你至少应该给我一次机会。”郑婷最了解如何对付眼前这个皮肤白嫩五官却刚毅的男人。

    “别冒这个险。”你一个人在国外,真怀孕了,你怎么办。

    “如果真怀孕了,我就回国,你娶我好不好。”

    “不好。”付阳云回答果决,心却在滴血,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做都在伤害她,他已经伤害了她,不想她用这样的方式把自己逼到绝路上。

    “好狠心的男人。”郑婷甜甜的笑着,脸上又印出那对深深的梨涡,却刺的他心更加疼痛。

    她伸手去接那杯橙汁,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放手给她,看着她喝下。

    “今晚不要回去,陪到我明天出发可不可以?”郑婷紧紧的抱着他,为什么她连选择自己爱的人的权利都没有。

    离开也挺好的,她在幕城每次听见消防车警笛的声音,都心惊胆寒,他每次出任务,她都担心他再也回不来。

    尤其去年秋天幕城及周围连续下了三天大暴雨,临市发生了洪灾,幕城的消防队抽出一部分去救援,就有付阳云所在的幕城支队。

    他从进入消防队那刻起,就将使命和责任注入血液,无论前方是刀山还是火海,他都会勇往直前,对遇难的人,他从来都是不离不弃,甚至每次任务中,他都不会去考虑自己的生命。

    这一去就是三天,郑婷每天守着新闻,每看到报出遇难的消防官兵,她的心就跟着凉一次。

    直到第四天他返回幕城,她才算活过来。那种煎熬的等待,她真的再也人忍受不了。

    付阳云跟队里请了假,一直将她送到机场,将行李托运后。郑婷突然转身抱住他。

    “你以后会爱上别人吗?”她小声抽噎着。

    他没有回答,拍拍她的背,“走吧。”

    “真是个狠心的男人。”郑婷踮起脚,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她想狠狠的咬一口,给他留个记号,可是她舍不得。

    放开他,转身走向安检。

    看着她过了安检,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落泪。

    他在心里回答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的女人。

    她走了,他以为他会恢复正常的生活,然而他只是恢复了两年前的生活,并非他想象的正常生活。

    郑婷到法国不再关注幕城的消息,也没再联系付阳云,她担心只要有一点他的消息,她都会动摇,马上飞回幕城。

    直到研究生毕业,她迟迟不敢回幕城,她担心一回幕城她会第一时间冲到幕城消防支队。

    她又在法国留了半年,近两个月心里一直不安,频频做噩梦,她翻出躺在她手机通讯录里三年半没动过的电话号码,却是关机。

    连着给他打了三天电话,都是关机,难道他已经换电话号码了吗?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当天乘坐飞幕城的航班。

    一下飞机直奔幕城消防支队,到消防队门口,问站岗的战士,“付阳云还在队里吗?你能帮我叫他出来吗?”

    站岗的战士是新兵,没见过郑婷。

    “付阳云,没在队里,两个月前就进医院了,还没醒呢。你找他什么事啊。”

    两个月前就进医院了,还没醒?郑婷本就担心几天没睡好,听他这样说,眼前一黑。

    “哎,哎。你没事吧?”

    从消防队院子里走出来一个老兵,他认出郑婷,郑婷从三年前消失,再也没来过他们这里找付阳云,付阳云也没跟他们提起过她,他没想到她今天会再次出现在这里。

    “郑小姐,你没事吧?”

    “付阳云,怎么了?”郑婷稳了稳心神问道。

    “一场火灾,他出任务时为了救一个小男孩,受了重伤。”

    郑婷问清楚地址和病房,直奔医院。一进病房,她显些再次晕过去,病床上的人浑身插满管子,带着呼吸机,露在外面输液的那只手,手指已经被烧毁黏连在一起。

    郑婷注意到他下半身的被子平平的铺在床上,她的头轰的一下炸开,双腿如灌铅,缓缓的走到他的病床前。

    愣了足足十分钟,两只胳膊像被注射了麻药,艰难地掀开被子,付阳云的双腿果然不在,他被截肢了,胸前一片可怕的烧伤疤痕,曾经瓷白的皮肤已经黑红不均。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在他左边锁骨下方,靠近心脏的位置,还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处,她看到有两个字。

    急忙用袖子抹去眼泪,凑近看清楚是纹了“婷婷”两个字,她知道消防官兵是不允许纹身的,这是他什么时候偷着纹得呢?应该是在她走以后,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还没有。

    郑婷再一次抑制不住泪水,将被子给他盖好。伸手去抚摸他被烧伤的那半边脸,他全身上下,只剩下刚才胸前那块和另外半张脸还有完好的肌肤,整个人看起来恐怖至极。

    她却只有心疼,疼到不能正常呼吸。

    “真是个狠心的男人,你怎么忍心让我看到这样的你?”

    一个吻落在付云阳的额头上,“我知道你的骄傲,你是不愿意醒过来面对这样的自己吧,你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变成现在这样吧?”

    郑婷打来一盆温水,洗了一条毛巾,帮他将脸和身体都擦拭一遍。她知道即使她找最好的医生将他唤醒,他也不愿意这样活着,没有双腿,右手也严重烧坏,全身都是烧伤,无论后期能不能通过各种手术恢复,他这辈子都只能像个废人一样活着,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郑婷刚擦过他的脸,看到他眼角溢出一滴眼泪,俯身吻干那滴眼泪,是苦涩的。

    “付阳云,你是不是知道我回来了?你现在是不是很痛苦?”

    “我亲自送你一程吧。”郑婷说着将呼吸机取下来。

    她不想看着他在这受折磨,她知道他自己也是不愿意这样活着的。

    她看到他的嘴角缓缓的向上挑起一个弧度。她仿佛听到他的声音,“婷婷,谢谢你。”

    很快hlter屏幕上的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郑婷愣愣的坐在床边,拉着他的手。

    门外传来两个保镖拦人的声音,一个男孩的声音生传来

    “你们是什么人,让我进去,我要进去看阳云大哥。”

    “让他进来吧。”郑婷开口。

    “你是,你是那个大姐姐?”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走进来看见郑婷瞪大眼睛。

    “你认识我?”郑婷问道。

    “是阳云大哥大哥救的我,在火场里,他以为他自己出不来了,给我看过你的照片,他给你留了一句话,告诉我如果你找他,让我交给你。我问他你怎么能找到我,他还说如果他不在了你一定会找到我,没想在医院见到你。”小男孩说着从书包里掏出来一只手机,找出录音递给郑婷。

    他果然最了解她,她回幕城如果他牺牲了,她一定会找到他见过的最后一个人。

    “这是阳云大哥的手机。”

    郑婷接过手机点击播放,“婷婷,对不起,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做一个上进的男人,一个能养的起你的男人,一定先找到你,先对你表白,这辈子没有我你一定要幸福。”

    郑婷反复听了三遍,“付阳云你这个狠心的男人,有没有下辈子我不知道,但这辈子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生你不愿与我同室,死我必与你同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