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玄幻魔法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零四章 先亡后婚

《夏日生花》 第一百零四章 先亡后婚

下载: 夏日生花TXT下载


    郑婷听男孩讲了那场火灾的经过,付阳云进入火海中救被困得男孩,结果消防安全通道的门被锁住了,他是从窗进来的,窗外火光冲天,他们出不去了。

    他为了保护男孩,将自己的消防服脱下穿在男孩身上,氧气瓶也给了男孩。

    “不用怕,一定会有人来就你出去的。”付阳云安慰着被困的男孩。

    他想什么,起身摸出自己的手机录下了那句话,找出郑婷的照片,给男孩看,你看一下这个大姐姐,“你保管好我的手机,如果我出不去,有一天她一定会来找你,你就把这段录音交给她。”

    “不会的大哥哥我们一定可以一起出去。”

    付阳云没有说话,最后看了一眼手机里的照片,将手机放到男孩身上穿的消防服里。

    房梁被烧毁的越来越严重,为了保护男孩,他被掉下来的正在燃烧的横梁砸中了腿。

    等到火被灭掉,他们被救出时男孩完好无损,付阳云却被烧成重伤,基本断气。

    郑婷翻着他的手机,发现相册里都是她的照片,拿着手里的手忍不住地颤抖。

    “付阳云,原来你一直都不是我一个人的英雄,你是很多人的英雄,你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云彩,你总是那么骄傲,从来都不属于我一个人,但这次,我不想听你的云泥之别的言论,我也不想再那么卑微的爱着你。我要让你知道,云泥也可以在一起。”

    郑婷趴在床边跟他讲完,拿出手机拨通郑彦浩的电话。

    “堂弟,你帮帮我。”

    “堂姐,你怎么了?”郑彦浩听出郑婷在哭。

    “你现在马上帮我和付阳云把结婚证办出来。”郑婷说到。

    “假证?”

    “不是,要明民政局发的真的,你快去一会我发给你一张我们的合影,速度快点。”

    “好,还有别的事吗?”郑彦浩知道郑婷和付阳云的事情,他也敬重付阳云没有被富贵名利引诱,他完全可以利用他堂姐得到很多男人想要得到金钱甚至权利,他却没有。

    郑彦浩知道付阳云不是冲动的人,堂姐已经出国三年多,现在突然要领证,必然是深思熟虑过,便也不想再说什么劝说的话,以后的路还需要他们自己走。

    “等等,你给我派一队保镖过来,我给你发过去地址。”

    “你回国了?”

    “嗯,等你给我拿到结婚证,我再跟你细说,快去。”郑婷挂断电话,将医院地址发到郑彦浩手机上。

    叮嘱保镖守好门,“不准任何人进来,医生护士查房也不行。”

    现在还不能让医生发现付阳云已经死了,一旦开了死亡证明,系统里注销他的身份信息,郑彦浩那边就办不出他们的结婚证。

    中间果然有护士查房,被保镖拦下了。

    一个多小时后,郑彦号给她发来她和付阳云的结婚证照片,附着一行文字。

    ——还在医院?要不要给你送去?

    郑婷给他回了条信息。

    ——不用,先放你那吧,晚些我找你取。

    郑婷一直在病房里坐到傍晚才出了病房叫来医生。

    对于付阳云的死亡,医生似乎没有太多惊讶,“他内脏早就出现衰竭的症状,是他强大的毅力支持撑着最后一口气,像是在等什么,这是最好的结果,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家属节哀吧。”

    郑婷默默的点头,医生开了死亡证明,出了病房。

    郑婷买了墓地,是双穴的,将付阳云的骨灰葬进其中一个穴,立了两块墓碑,一个自然是付阳云之墓,另一个刻着郑婷之墓,只是字没有刷颜色,也没有贴照片。

    郑婷坐在墓前,对着他的照片说话,照片上的他穿着军装,静静的看着她。

    “这样你就不会孤单了,老公你一定等我哦!等我百年一定让人送我来这的。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你不可以再拒绝我。”她说完一吻落在他的照片上。

    “老公,我要离开幕城一段时间,可能很久不能看你。等我回来第一时间来看你。”郑婷起身离开。

    她将他的抚恤金都捐给了他长大的那家孤儿院,她知道他一直在资助那家孤儿院,她想这应该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除此,她工作后挣得钱都会拿出来一部分资助助这家孤儿院的,是这家孤儿院将付阳云养大。

    她到队里整理他的遗物,发现他将她送他的东西都整整齐齐的用箱子装着,没有动过。

    她将这些东西和他平时用过的东西都带回家里。又飞过法国,在法国住了四年半才回幕城。

    君陌不可置信的看着郑彦浩,即是心疼又心凉。

    不知道郑婷过去的时候,他一直抱着侥幸心理,也许她有一天也会喜欢上自己。

    现在知道了付阳云在她生命中的存在,他觉得郑婷根本不可能喜欢上自己,这完全是他在妄想。

    可是那天晚上,她为什么会选他呢?因为她喝多了?只是寂寞太久,疏解一下?

    她那天说的话,再次在君陌耳边响起,“这幅皮囊真好看!”

    难道?

    “老大你有付阳云的照片吗?”

    “死了快七年的人了,我怎么可能有他照片?”郑彦浩突然想到什么,打量着君陌。

    “我跟他,跟他长得像吗?”

    郑彦浩一愣。

    “像,不过,你没有他有阳刚之气。”

    君陌气结,闹了半天郑婷当他是替身。“好你个郑婷!”

    “你怎么会这么问?”郑彦浩察觉君陌的不对劲。

    “问你的好堂姐!”君陌也是极其骄傲的性子,怎么可能愿意别人将他当成另一个人的替身呢?

    招呼也不打气冲冲的走出京城湾。

    君陌和郑彦浩聊天时穆瑾威已经倚在沙发里睡着。

    穆慕和杨尚霓见君陌气冲冲的走了,以为三个人闹不愉快,赶紧进来。

    “爸爸,小爸爸不理人,他生气了。”小哲跑到郑彦浩旁边抱住他的胳膊,小哲现在最喜欢跟郑彦浩撒娇。

    郑彦浩沉思君陌跟郑婷到底发生过什么。

    “哥!”穆慕看着穆瑾威坐在单人沙发里并不舒服,推了推他,想叫他起来到卧室里睡。

    “sunny。”穆瑾威呓语。

    杨尚霓一震,二哥做梦在叫自己吗?

    穆慕摇了摇穆瑾威,“哥,你到里面睡吧。”

    穆瑾威蹙眉,缓缓睁开双眼,看了一眼穆慕,又将视线移到杨尚霓的身上,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眼中一闪而过的光彩。

    穆慕抓着他的胳膊想扶他起身。他却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不用你,丫头,过来。”穆瑾威朝杨尚霓招招手。

    他总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蛊惑她,杨尚霓就像被施了法术一样,鬼使神差的靠过来。

    “送二哥回房好不好?”穆瑾威拉着杨尚霓的手站起身,根本没有借力,自己轻而易举的站起身。

    两个人牵着手出餐厅,去了穆瑾威的套房,一路相对无言。

    将杨尚霓拉到卧室,穆瑾威脱西服外套都不肯放开她的手,将杨尚霓的手从左边换到右边。

    杨尚霓任由他扯着自己。

    “我好困。”

    “那你睡吧,我出去。”杨尚霓往回抽自己的手。

    “陪二哥一起睡好不好。”

    杨尚霓摇摇头。

    穆瑾威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抱着一起躺下。“我好累,什么都不会做的,就让我抱着睡一会。”

    杨尚霓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挣扎,如此老实的任由他摆布。

    “sunny,我爱你。”一个吻落在她的发顶。

    杨尚霓一震,二哥这是?除了上次求婚,二哥这是第二次对她表白,而且现在这个时候,她已经搞不清楚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无论这句我爱你,是真是假,都让她一颗漂浮的心得到片刻的停歇。

    穆瑾威将下巴埋在她的颈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快传来均匀的呼吸。两只胳膊却紧紧的抱着杨尚霓,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他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将她抱在怀里格外踏实。

    杨尚霓转身,看着睡熟的穆瑾威,曾几何时这个场景是那样的熟悉。

    她在心里无声的说道,“二哥即使你不爱我,有一天你愿意娶我,我也会义无反顾的嫁给你。”

    “傻丫头。”穆瑾威将杨尚霓向怀里紧了紧。

    杨尚霓一愣,二哥知道她在想什么?难道又是呓语?

    这一觉穆瑾威睡得很久,天黑都没有醒。

    穿着衣服又被他这样抱着睡觉并不舒服,然而久违的踏实感让杨尚霓不知不觉也酣然入梦。

    清晨一缕清冷的阳光照进来,杨尚霓活动了一下,想起身,却被男人两条强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禁锢着。

    这个男人,她从小喜欢到大,她以为自己可以跟他一直一直在一起。然而她顾虑了长大后,总是有很多无奈,每一次分开的日子都让她过得无比煎熬。

    杨尚霓看到穆瑾威脖子上依然带着她送他的项链,心里暖暖的,她为他设计的吊坠,一颗被他填满的心,他在那颗心里有着根深蒂固的位置。

    这一刻,她希望时间可以静止,只有跟二哥在一起的时候才有这份安宁,就这样让二哥一直抱着她睡下去。

    “二哥,如果我们都没有长大该多好。”因为小时候你一直陪着我,我一直觉得你都属于我一个人。后半句杨尚霓没有说出口,只是心里默默的想着。

    “傻丫头,一直不长大,我怎么娶你回家?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一个小sunny呢。”穆瑾威睁开眼,温柔的看着怀里的人儿。

    “二哥你早就醒了?”杨尚霓双手推着他胸膛向后撑开一段距离。

    “刚醒。”

    杨尚霓错觉二哥又变回从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