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玄幻魔法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夏侯家特产情种

《夏日生花》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夏侯家特产情种

下载: 夏日生花TXT下载


    穆瑾威在医院昏迷了半个月,夏侯澈寸步不离,洗了一条白色的毛巾非常细致的给他擦拭手和脸。

    夏侯澈又重新打端回一盆温水,换了一条毛巾,给他擦脚,护工都被他赶到走廊里坐着。

    又很细致的跟他做肌肉按摩。

    “为了一个丫头,你真的不打算起来了?她能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

    若白陪着夏侯飐来到医院,推门进入病房室时正看到夏侯澈一吻落在穆瑾威唇上。

    “ineed欲!”

    夏侯飐一个箭步窜到床前抓住夏侯澈的肩膀,将他扶正,愤恨的甩了他一巴掌,夏侯澈嘴角溢出殷红的血液。

    “澈,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夏侯飐没有因为刚才那幕被震惊,更多的是恼怒。

    若白却彻底傻眼,世界观都要崩塌,他向来知道穆瑾威的魅力,幕城恐怖没有哪个女人不想嫁给他,但他二叔,是男人,怎么也觊觎穆瑾威的美色?

    刚才他清楚看到二叔的唇贴着穆瑾威唇。不由觉得头皮发麻,现在事态有些严重。

    夏侯澈无所谓的用舌头顶起嘴角,舔舔了血迹。

    “大哥何必明知过问?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欢男人不是吗?”

    夏侯飐深呼吸,努力克制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指着床上还在昏迷中的穆瑾威,“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我管不着,但那个人一定不会是他!”

    “为什么?大哥是不是管的太多?”夏侯澈虽然敢跟夏侯飐顶嘴,但是他内心对夏侯飐是恐惧的,他对他这个大哥甚至有些盲目的崇拜。

    他被穆瑾威深深地吸引,可以说是因为他从他身上看到了他大哥的影子。

    “二叔,因为他跟我一样是父亲的儿子。是你的亲侄子!”若白走到床边看着穆瑾威还是老样子。

    “是你害死她的。是你自己把她弄丢的。”若白俯身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冷笑着起身。

    “夏侯辰靳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哥哥一直昏迷不醒,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夏侯飐不悦地看着若白。

    夏侯澈已经彻底傻掉了,一直让他痴迷的男人竟是他的亲侄子,“不,你们骗我!”

    “我会拿这种事情骗你?”夏侯飐浑厚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夏侯澈已经喜欢穆瑾威七年之久,而且一直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甚至克制每次跟他独处的冲动。

    现在跟他说他一直都如此珍视的人是他的亲侄子。

    “你对瑾威的感情,是血亲,你只是混淆了。”夏侯飐拍了拍夏侯澈的肩膀。又看向穆瑾威,“他怎么还没有好转?医生怎么说?”

    夏侯澈很清楚,他对穆瑾威的感情不是血缘亲情,他怎么可能混淆自己的感情,再说他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侄子能有什么亲情可言呢?

    “医生说他自己不愿意醒,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只能等他自己醒来。”夏侯澈无奈,他已经找了美国最好的医生来给他做了全面的检查,一切生命值都正常。

    医生得出的结论都是,他只是在沉睡,心里障碍导致他不愿意醒来。

    夏侯澈甚至找了最权威的世界催眠大师,催眠师虽然可以让人陷入梦境,甚至可以让一个正常人永远沉睡,却对一个在梦境不愿意出来的人束手无策。

    各科室权威专家会诊,采取了很多方式都没能将他唤醒。

    “为一个女人!真出息!”夏侯飐怒其不争。

    “遗传你!夏侯家特产情种!”夏侯澈表面说的是他们父子,其实在自嘲,虽然已经知道他是他的亲侄子,但是他这七年的感情不是说转变就可以转变的。

    他有耳闻大哥为了一个得不到的女人一辈子未娶。他知道那个那个女人是杨栋的亡妻,现在穆瑾威怎么成了大哥的儿子,虽然诸多疑问,但他相信大哥不会骗他。

    “走吧,以后尽量不要见他。”夏侯飐叫夏侯澈跟他们一起离开医院。

    穆瑾威昏迷当天,夏侯澈就命人将杨尚霓的尸体火化,郑彦浩及时赶到阻止了火化,将遗体带走做了冷藏存放。

    郑彦浩派人封锁消息,不准做葬礼,担心杨栋知道,结果就在昨天杨振宇还是杨尚霓意外坠江身亡的消息告知杨栋,杨栋上次住院便是因为突发心梗,知道这个噩耗再度复发进入医院,陷入重度昏迷。

    杨栋实在没想到万分小心呵护的女儿会就这样没了,她才二十三岁,人生中最好的年华,这个打击对他太大了。

    穆慕在穆瑾威家整理杨尚霓的东西,想找到一些线索,也许从蛛丝马迹中能有新发现。

    穆慕在杨尚霓的包里翻出来孕检报告,姓名一栏赫然印着杨尚霓三个字。

    穆幕愣怔在原地,又反复看了几遍。嫂子竟然怀孕了,那岂不是一尸两命?

    穆慕脑子轰的炸开,这一定不能让她哥哥知道,穆慕将孕检报告放到自己包里,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迅速离开穆瑾威的别墅。

    回到京城湾找到郑彦浩,慌忙从包里掏出孕检报告,“大哥,你看这个!”

    “sunny生前怀孕了?”郑彦浩看后也是惊讶。

    “大哥,我们要不要再验一下那具尸体是不是孕妇?”穆慕觉得必须再次确认,她也不愿意相信那是杨尚霓,如果杨尚霓真的死了,穆瑾威这辈子都不会醒过来。

    他们必须找到她,才能将穆瑾威唤醒。

    郑彦浩点点头,将孕检报告还给穆慕收好,这件事先不能告诉其他人。

    “我现在就找人去验,你等我消息。”郑彦浩匆匆出门。

    第二天验尸报告出来,那具女尸真的不是孕妇,穆慕喜极而泣,拿着孕检报告去看穆瑾威。

    “哥,你能听到我说话对不对,你快点醒过来吧,sunny姐姐可能没有死,我嫂子没有死。”

    “那具尸体不是她,我在她包里发现这份孕检报告,她怀孕了,而那具尸体不是孕妇。”

    “哥,你听到了吗?我嫂子已经怀孕了。”

    “她现在也许遇到困难或者危险回不来,等着你去救她呢,你不起来,谁去找她?”

    穆慕紧紧的盯着穆瑾威,终于看见他有了反应,虽然眼睛闭着,但是她看到他眼珠轻微转动。

    穆瑾威做了很长的梦,梦里他回到了上大学的第一个暑假,杨尚霓刚中考结束,他几乎长在杨家。

    那时他早已经喜欢她很多年,已经知道她将会是他的妻,而杨尚霓那时才14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他以为她还太小什么都不懂,其实她也偷偷的暗恋他。她甚至担心他发现,会训斥她。

    所以她向来对他不客气,两个人经常动手打架,只是那时候他从来都是让着她,每次都是输给她。

    看着她得意的样子,他很开心。郑彦浩和君陌也会跟他们两个人一起,四个人凑在一起无忧无虑的玩耍,穆慕最小经常跟着他们。

    他在梦中望着坐在那棵大芙蓉树上的女孩,光着两只脚丫,一晃一晃的,“二哥,你上来啊!”

    “二哥,快点。你上来啊!”

    “二哥,你抓不到我!”穆瑾威刚爬到树上,女孩已经站在树下,仰着头一脸天真的看着他,突然欢快的向远处跑,一直回头对着他笑。

    “二哥你来抓我啊。”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闯进了他的梦境。

    “哥,你快点醒醒,嫂子在等你去找她呢,sunny姐姐没有死。”

    穆瑾威刷的一下睁开眼睛,一双迷蒙的眸子盯着天花板,迅速结了一层雾气。

    他试图抬起自己的胳膊,十分艰难,肢体麻木,胀胀的不舒服。

    感觉自己的灵魂跟身体已经分离,身体不受控制。

    “哥你醒了?你真的醒了,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我嫂子应该还活着,她已经怀孕,她有了你的宝宝,你看!”穆慕激动的将孕检报告凑到穆瑾威面前,生怕他会再次闭上眼睛。

    穆瑾威盯着上面的字看了好久,她的妻子已经怀孕,却掉进那么冰寒刺骨的江水里,还误会他,她该有多绝望。

    一滴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滚落在他的耳侧。穆慕抬手帮他拭去眼角的泪。

    “哥你怎么了?”

    穆瑾威张了张嘴,嗓子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舔舔嘴唇,终究发不出声音。

    “我高兴的忘了,哥你喝水。”穆慕拿起桌子上的吸管杯,将吸管放到穆瑾威嘴里,按下呼叫器。

    医生听说穆瑾威醒了,各科室主任立刻到病房进行会诊。

    穆瑾威在医生的帮助下活动四肢,感觉恢复正常,“穆慕帮我给浩打个电话。”

    穆瑾威喝水后终于可以正常说话。他亲自跟郑彦浩确认那具尸体确实没有怀孕过,死去的心终于又活过来。

    既然那具尸体能被验证成杨尚霓,说明是有人精心设计,杨尚霓一定还活着才会找了一具假尸体冒充,这么精心的计划,就是为了让他觉得他的妻子已亡,让他放弃去寻找她。

    他想到那个男人,夏侯飐。他终于出手了,他要带走他的妻子,他来幕城是为了兑现当年的诺言的——待其成人,吾娶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