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玄幻魔法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找回的记忆

《夏日生花》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找回的记忆

下载: 夏日生花TXT下载


    虽然若白一直陪着她,却夜夜打地铺,从没与她同床共枕。

    她还是时常想起穆瑾威的样子,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杨尚霓甚至怀疑自己很可能是精神出轨,她因为失忆忘记她跟若白的过去,偷偷的喜欢上一个陌生男人,一个她只见过两面的男人。

    她怀疑自己失忆后不愿意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很可能是因为她精神出轨。

    然而若白一直那么纵容她,从来没有要求过她,更没有提出过要到床上睡。

    她觉得对不起自己的丈夫,觉得自己很过分。

    她坐在他的身后将头靠在他的背上,静静地感受他的体温。

    “若白。”

    “嗯?”若白的声音向来好听,一声嗯迎着风,像大提琴的低音在空气中波动。

    杨尚霓将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若白回头看快速的看了她一眼。

    “没什么,只是想叫你的名字,你为什么叫若白?我听家里管家都叫你夏侯少爷,你是叫夏侯若白吗?”她已经不记得这个名字是她取的。

    失忆后她第一次这样问,若白一愣,“我叫夏侯辰靳,若白是你取的。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是你救了我嘛,就是那个时候你取的,你小时候喜欢的动漫人物叫若白,你说过我是真人版的若白。”

    杨尚霓唔了一声,她真的嫁了一个好男人,用自己小时候喜欢的动漫人物名字给他当名字他都能接受。

    若白挑起嘴角,继续踩着脚踏车,两个人一路迎着风,大海的气息扑面而来。

    两个人到海边坐在栈桥上看着海,若白揽着她的腰,放谁眼里都看都是一对甜蜜的情侣,杨尚霓心里却找不到情侣的感觉。

    晚上两个人回到家中,杨尚霓看电视,竟然在电视看到穆瑾威,是个洛杉矶的财经节目,虽然只是一张照片。

    杨尚霓觉得自己的心跳乱了节奏,甚至心虚的看了一眼若白。

    若白带着笑意看着她,心里却忐忑,他很担心她会有一天因为看到穆瑾威的一张照片,丢失的记忆会突然回来。

    因为他知道她有多爱穆瑾威,可是现在却不得不用这种方式将她留在他的身边,他不想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你笑什么?”

    “没什么。”

    “今天外面那个女孩好可爱。”杨尚霓若有所指。

    “你也想要孩子?”若白心酸,她失去一次做妈妈的机会,以后可能永远没办法拥有自己的孩子。他将她送到医院没多久她便小产。

    不是医生告诉他,他还不知道她已经怀了穆瑾威的孩子。

    杨尚霓没有回答。

    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在地上打地铺,杨尚霓却从身后环住若白的腰。

    他感受到她靠近自己,全身紧绷。

    杨尚霓觉得自己不能在想着其他的男人,她是她的妻子,不能每天让他睡在地上。

    “你……不要再睡地上。我知道因为我失忆你一直都照顾我的感受。我现在已经准备好了。”杨尚霓鼓起勇气将心里话说出来。

    若白转过身,静静的看着她,心里五味杂全,他等这一刻等了六年,可是现在却说不出的难受。

    杨尚霓的双手主动攀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尖送上她的双唇,他太高以至于不低头她根本够不到。

    若白看着杨尚霓闭上眼睛,俯身吻上她的唇,这一刻他想不顾一切的占有她,不想再考虑后果。.

    杨尚霓能感觉到他胸前变得滚烫,他的吻也越来越急切,她很难进入状态,却没有推开他,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她是她的妻子,她应该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

    .……

    别墅里一阵慌乱,私人医生离开后,杨尚霓沉沉地睡着,若白守在旁边,懊恼的抓着头发。

    他没有想到她失忆后看到他身上的纹身依然那么恐惧,不知何时他衬衫扣子全部解开,杨尚霓突然失控的尖叫,双眸中充满恐惧,疯狂的推开他,躲在角落里。

    这让他想起六年前他们初见时她也是这般过激的反应。

    从此他再也没穿过短袖,在她面前没有脱过衣服,没再让她看到过他身上那些可怖的纹身图腾。

    私人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她才睡过去。

    若白守在床边,究竟是怎么样可怕的事情烙在她记忆深处,能在失忆的情况下依然如此害怕纹身。

    第二日杨尚霓醒来,一直盯着天花板,若白从外面进来看到她发呆,有些不敢靠近,担心她再次受到惊吓。

    杨尚霓听到门响看到他,“若白。”

    听到她叫他赶紧走到床边。

    杨尚霓坐起来,“我想起来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母亲是被人谋杀的,那个人的胳膊上有跟你一样的纹身。”

    杨尚霓说着拉过若白的手臂,卷起他的袖子,若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慌忙的收回手臂。

    “我想看一下。”杨尚霓抬头看着若白,样子惹人怜爱。

    若白迟疑片刻将藏在身后的手臂递给她,他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恢复记忆,连以前小时候不记得的事情也想起来了。

    “其实我记不清楚是不是完全一样,也是这样秘密麻麻的图腾,那个人用匕首一下下的扎进她的腹部,她将我藏在绿化带里,天很黑我没看清楚那个人的样子……”杨尚霓平静的讲述着。

    将头埋在若白胸前,双手环住他的腰,若白一愣随即抬手抱住她,便听到杨尚霓瓮声瓮气的说道,“昨晚对不起。”

    “傻瓜!”若白没想到她会因为昨晚的事情道歉,将她抱的更紧。

    “我失忆之前也害怕你的纹身吗?”

    若白一愣,“你不是都想起来了吗?”

    “没有,我只是昨晚梦到小时候有人谋害我母亲那一幕,其他的事情还是没想起来。”

    若白似乎松了一口气。“你一直都害怕,我以前不知道原因,这是第一次听你说起这件事。”

    “那我们?你,从来都没有碰过我?”杨尚霓突然抬起头,看着若白,他们不是夫妻吗?

    若白好笑的摇摇头,这个女人整天在想些什么,他一脱衣服她就会疯掉,他怎么可能碰过她。

    即使在失忆的情况下,看他布满纹身的上体,她依然反应过激。

    “对不起,我想我以后不会再怕。”杨尚霓竟觉得很心疼若白,她的丈夫这是有多爱她,才会在婚后这样一直默默守护她,睡在她床下。

    “不着急,慢慢来。”若白感觉这一刻无比幸福,那颗冰寒的心只因为她的一句话就暖如夏日,他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谢谢你sunny,是你让我知道爱情的美好。

    幕城宏程大厦

    “瑾琛,下雨了。”***在落地窗看着对面的地心大厦。千万条雨线穿引在两座大厦的天地间,车辆不停的穿梭在雨里。

    今年的第一场雨,已经入春,这场雨却像冬雨一样冰寒,丝毫没有春天的气息。

    “是今年第一场雨,堂哥你又在想小嫂子了?”穆瑾琛走到他身边,派出去寻找杨尚霓下落的人一点消息都没有。

    能想到的地方穆瑾威都会亲自去找,每次都是落空而归,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就像他的心情一样阴郁,没有她的生活只剩下灰色。

    穆瑾威深深的吸了一口手里的香烟。

    “堂哥,小嫂子不喜欢你抽烟。”杨尚霓失踪后穆瑾威又开始吸烟,或许只有她在身边时他才会在意自己的身体。

    他将手里的烟蒂按在烟灰缸里,不能再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杨尚霓已经失踪五个月了。

    距离他们孩子出生的日子越来越近,他不能让她一个人面对生孩子这么大的事。

    穆瑾威看着办公桌上自己的画相,是她在江城画的,比专业画家画的人像还要入木三分。

    拿起手机找到夏侯飐的号码,在铃声快要结束时被接听。

    “瑾威?”对方的声音明显带着诧异,他没想到有一天穆瑾威会给他打电话。

    “夏侯先生。”

    “嗯,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想问一下夏侯辰靳在哪?”穆瑾威语气平淡而客气。

    “不知道,你找他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联系他。”夏侯飐离开幕城后再也没联系若白。

    若白一直都是放养,他定期给他账户里转生活费,从来都不会去问他过得怎么样。

    “我跟我太太发生了些误会,她现在躲着我,可能跟夏侯辰靳在一起。若是夏侯先生有消息,麻烦通知我一下。”穆瑾威本不愿打这个电话,但夏侯澈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也许只有夏侯飐能找到若白。

    “好,你放心,我尽快帮你找到他们。照顾好自己。”夏侯飐叮嘱完挂断电话。

    当天从温哥华起身到洛杉矶,他想去看看是不是穆瑾威说的那样,他小儿子将大儿的老婆藏了起来。

    夏侯飐到若白别墅时,若白刚跟杨尚霓刚攀岩回来,杨尚霓还在洗澡,这栋别墅只有夏侯飐知道,夏侯澈都不知道他会住这里。

    若白每天都带她锻炼身体,教她功夫,他担心万一他不在身边她再像上次一样遇到意外,也好保护自己,起码要有自救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