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重生之官道 > 第二章 邻居

《重生之官道》 第二章 邻居

下载: 重生之官道TXT下载


    一九九九年三月底,国务院办公厅转纠风办《关于年纠风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在下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的通知里,纠风办提出要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纪委第三次全会和国务院廉政工作会议精神,深入开展纠正部门和行业不正之风工作,一九九九年,全国纠风专项治理工作要继续以减轻农民负担、减轻企业负担和狠刹医药购销中的不正之风为重点,同时要巩固和扩大治理公路“三乱”和中小学乱收费的工作成果,进一步搞好重点部门和行业的作风整顿。

    随之国务院纠风办(中纪委纠风室)派出数个工作组分赴各地明察暗访,对九八年的纠风工作成效、以及新一年纠风工作的部署进行细致深入的检查。

    马、王二主任都带领工作组下了地方,纠风室只有十几名人员留守。

    办公室里,唐逸反复看着自己刚刚写好的稿子,是唐逸关于卫生系统不正之风的一点看法,也涉及到一些医疗改革的问题,唐逸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在确定自己的文章不会刺痛一些利益集团而又言之有物之后,唐逸轻轻叹了口气,越是着眼全国,顾虑的东西越多,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己的位子分量太轻。

    拿起稿子出了办公室,唐逸已经渐渐习惯没有秘书跑腿的日子,出门左转,挨着他的办公室。就是文档资料室,门虚掩着,唐逸敲敲门,推门走了进去。

    文档室里只有一个人,打字员杜文琪,二十多岁,身材很性感,长得也挺漂亮,因为不是行政编制。她也就不大在乎打扮地靓丽有什么影响,高跟鞋时常噔噔噔的在七层的楼道里响起,纠风室的男同志们也都喜欢盯着她看几眼。

    此刻,七楼这道靓丽的风景手忙脚轮的想将一本书塞进电脑桌的抽屉,却不想书“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杜文琪脸红红的蹲下身子将书捡起来,她由蹲下到站起的动作使之绷紧地由腿到臀荡溢起优美的曲线。

    唐逸看得真切。那是一本关于行政能力的资料书籍,唐逸随即恍然,问道:“怎么?准备考公务员?”

    杜文琪红着脸将书放下,低头小声道:“主任,以后工作时间我再不看了。”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将稿子递过去,说:“打出来送我办公室,不要给别人看到。”

    杜文琪连忙点头。说:“十分钟。十分钟我就能打好。”又将桌上地书塞进了抽屉。

    唐逸知道他们这些事业编地心思。在服务中心工作还罢了。自然觉得自己单位很不错。待遇也很好。但被派遣进纪委各科室地人员。那就会明显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地差距。看看纪委行政编制地工资和福利待遇。再看看他们自己地。那种感觉。应该和地方某些单位临时工面对正式工地观感差不多。会很压抑。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这也就难怪这些事业编。尤其是年轻一些地事业编拼了老命地也要考公务员。想方设法地也要挤进行政编制。而中纪委每年都会给所属事业单位几个公务员名额。也算近水楼台先得月吧。也使得事业编们对公务员考试更加地热衷而乐此不疲。

    唐逸出门前回头看了杜文琪一眼。道:“只要工作表现好。在哪个岗位都一样能光热。”

    杜文琪红着脸点头。心里却琢磨。怎么所有领导口气都一样?不管多大年纪。嘴里就会说一些冠冕堂皇地话。在哪里都能光热?那你怎么不跟我调换下工作岗位?

    正琢磨呢。唐逸又加了一句。“在不影响工作地前提下。有时间看看书。提高下自己地知识视野也不错。”说完笑笑。拉门走了出去。

    杜文琪呆了一下,随即就有些惭愧,只觉她还真的是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个唐主任,跟别人还真地不大一样。康停在了楼下停车场,他昨天晚上已经搬进了新居,睡得挺舒服,虽然是简单装修,但生活用品和家唐逸的要求还是很高的,这个可不能马虎了事。

    滴滴滴手机响起来,唐逸看看号,接起后就笑:“到了吗?”

    “马上,马上,五分钟!”是刘飞,他早就吵吵着同唐逸见面,听说唐逸搬新居了,一定要来看看,唐逸从老太爷的居处出来时,就给他打了电话,约他来天源大厦。

    唐逸挂了电话,琢磨着下礼拜却是要去上上研究生班了,现在的课程好像是信息管理,自己可一堂也没听呢,也不能太不给教授面子。

    靠在车座上等刘飞,等了一会儿,有点不耐,就拿过副驾驶上的蓝色纸袋翻看,里面是一部飞燕家用数码摄像机,造型小巧别致,唐逸拿起来把玩了一会儿,就赞叹齐洁却是越有经济巨头地潜质,以Vcd起家的飞燕电子近几年已经将重心放在了摄影摄像等相关数码产品上,更得到了老妈旗下技术团队的支持。

    老妈的hy软件公司展日新月异,已经隐隐可以和微软分抗礼,这是唐逸也想不到的,本以为hy操作系统就是打了个时间差,头几年赚一笔后就会慢慢销声匿迹,却不想在老妈的运作下,在视窗造作系统的市场上,hy和Indos却是旗鼓相当,而且展态势蒸蒸日上。当然,没有被某个软件公司垄断操作系统市场是各大计算机厂商以及相关业者、甚至美国政府所乐意看到的。

    hy更成立了数码技术团队,其实就是提供给飞燕技术支持,有其团队的技术支持。飞燕之dVd、dc以及dV产品在国际市场已经有了很好地口碑,在国内市场更是巨无霸态势,一路横扫。

    齐洁,咋就这么可人疼呢。唐逸傻傻地笑了一声。

    “噔噔”敲车窗的声音将唐逸从遐思中惊醒,转头,刘飞正嬉皮笑脸地对自己勾手指头。

    唐逸就叹口气,刘飞,怕是到老也是这幅德行。

    将dV放进纸袋,唐逸拎起纸袋推车门下车。刚刚锁好车,刘飞已经一把将纸袋里的dV捞出来,嘿嘿笑道:“你也好这个?”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向大厦里走去,刘飞玩了一会,就将d扔回了唐逸的纸袋。说:“飞燕的,好像和索尼产品质量差不多,价格要低不少,现在卖的很火爆。”

    唐逸恩了一声,“支持国货。”

    两人在一楼电梯前等电梯,唐逸不说话,刘飞却是唠唠叨叨的说他认识了谁家地谁谁谁,哪个部门的谁谁谁,一派纨绔子弟的吊儿郎当模样。

    “叮”电梯门响,没等里面人出来。刘飞就挤了进去,弄得人人侧目,刘飞一翻眼睛:“看啥?找不自在啊?”没人接茬。人们大多匆匆出电梯,就好像被驱赶的鸭群。

    唐逸苦笑走了进去。

    刘飞也不管还有没有人在外面,就用力按关门键,

    一名排在最后的男士嘭一声就被电梯夹到,气得他瞪了刘飞一眼,但终究没说话。

    唐逸就一阵无奈。这纨绔的过了、俗了,有点儿向小混混方向展,也不知道电梯里有没有自己同楼层地住户,如果有,怕是会把自己划入小混混、不受欢迎行列。

    就在电梯门渐渐合拢之时,刘飞突然就用力按开门键,更急急伸出手去,挡住了合拢的电梯,唐逸诧异的看向他。却见刘飞对外面招手:“小姐。慢慢来,不急。”

    唐逸顺他招手方向看去。就见大厦台阶上,一名靓丽青春的女孩儿拖着干净的小皮箱走上来,她穿着天蓝色小立领空姐制服套裙,扎着一条俏丽的蓝红相间的彩色小丝巾,黑色的长筒丝袜和黑色翻毛绒面尖头细高跟鞋,服饰简洁贴身,职业气质凸显。显示出端庄、稳重、典雅、高贵并造出青春和活力。收起的头清新整洁,又增添了一丝亲切。

    电梯里的男人几乎都紧紧盯着这名漂亮而又气质出众地空姐,此时此刻,倒没人对刘飞的举动产生不满。

    女孩儿见到电梯在等她,就急忙加快了脚步,拖着行李箱进了电梯,清新的香味也跟着飘了进来。

    靓丽女孩儿很礼貌地对刘飞说了声谢谢,声音甜美清脆,如黄莺唱歌,煞是悦耳动听。

    刘飞就有些飘飘然,很绅士的笑道:“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只要您愿意,我可以提供各种服务,终生服务!”

    他口花花惯了,话里也许没别的意思,但电梯里有些男士听了未免就会多想,有人就嘿嘿笑了几声。

    女孩儿脸色也微微一变,但没有吱声。

    刘飞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语病,瞪眼对那正偷笑的胖子骂道:“笑你妈啊?再笑骟了你信不?”又赶紧对女孩儿道:“小姐,我没别地意思,请您别误会。”

    女孩靓丽的脸上浮现出职业的笑容,很官方却很迷人,“没关系。”

    刘飞骨头更轻了几两,一个劲儿盯着女孩儿明秀的五官猛看,突然就傻笑着问:“小姐,你穿这身制服真漂亮,啊,你们不是不许穿制服出公司吗?”

    女孩眉头轻轻皱了一下,马上舒展开,微笑道:“没这规定,我急着回家,就没回宿舍换掉。”

    刘飞啊了一声,突然气愤的喊,“妈的我知道了!澳航那死丫头片子,尽他妈骗我,叫她穿制服给我看她就是不……”猛然意识到什么,忙尴尬的住了嘴。

    女孩儿职业的微笑也慢慢收起,扭过头。似乎已经懒得搭理刘飞。

    唐逸就有些好笑,就这还想泡良家妇女,怕是很难喽。

    电梯徐徐升起,刘飞大概觉得电梯空间有些窄,就指着几个离女孩儿比较近地乘客道:“让让,都闪远点!快点!”

    有地人硬气,也不理刘飞,有怕事地就动了动,那被刘飞骂过的胖子最为胆小。用力向后挤了挤,唐逸猝不及防,向旁边趔趄了一下,纸袋就碰到了女孩儿穿着黑丝袜地美腿上,唐逸忙说了句对不起。

    “没关系!”女孩轻轻向旁边挪了挪,但当她目光落在唐逸纸袋中时。脸色一下变了,不敢相信的看了唐逸一眼,目光里闪过一丝厌恶,随即她向旁挪了一大步,好像唐逸是啥污染源,绝对不能靠近似的。

    唐逸微愕,刘飞一直盯着女孩儿,见状马上心下大乐,只要和唐逸在一起,好像唐逸就是永远的主角。不管是酒吧女也好,清纯妹也罢,永远围着唐逸转。现在,这条铁律好像终于打破了。

    电梯一下下打开,又一次次合拢,终于“叮”一声,到了十八楼,刘飞刚想和女孩儿说再见。却见女孩儿拖起精致的小皮箱,就走出了电梯,刘飞更是兴奋,拉着唐逸出了电梯,叫那女孩儿:“小姐,小姐。“

    女孩儿却不停步,就好像没听到刘飞说话似地拖着小皮箱噔噔的走着,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刘飞就有些目眩神迷。拉着唐逸跟在女孩儿身后。唐逸微微皱眉,但见所走是去自己单位的方向。就没有吱声。

    到了1803,唐逸就猛地拉了刘飞一下,说:“到了!”

    刘飞啊一声,这才回过神,却见女孩儿到了1804号公寓前,拿钥匙开门,却是唐逸的邻居。

    刘飞眼珠转了转,就嘿嘿笑着问唐逸:“喂,昨晚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说啥?来着?我说,作人咱真诚点行不?你都有老婆地人了,别天天花天酒地的,收收心,好好过日子,学学我成不?”

    声音很大,那边靓丽女孩儿就看了两人一眼,拖着行李箱进了房间,嘭一声关上了防盗门。

    见刘飞还望着人家的单位,唐逸哭笑不得,拉着他进房。

    虽然只是简单装修,但色彩明快的地砖,造型别致的沙,地灯窗帘的绝佳搭配,无不充满了现代时尚气息。

    刘飞心思却早就不在参观唐逸新居上,坐下后,一脸兴奋的道:“就是她了,我一定把她追到手!”

    唐逸去餐厅冰箱摸出一罐pada扔给他,自己也开了一罐,摇头道:“看着人挺正经的,你呀,还是少祸害良家妇女吧,给自己积点德!”

    刘飞不满的翻个白眼,“谁说我祸害她,追到她,我就和她结婚!”

    唐逸微微一怔,问:“那叶思曼呢?”

    刘飞就叹口气:“我们早就分了,她说,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嫁给我是害了我,她,她结婚两年了!”

    唐逸呆了一下,随即就有些歉疚,刘飞和叶思曼分手两年多自己却不知道,这朋友做地,实在有些不合格。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后唐逸轻声问:“她,过得还好吧?”

    刘飞点点头:“挺好的,嫁了个老实巴交的本分人,在税务局工作,我后来去看过她一次,人家闺女都有了,一家三口,幸福地很!”

    唐逸就道:“那就好,你不也希望她过得幸福吗?”

    刘飞叹口气,拿起易拉罐喝了一口。

    唐逸拍拍他肩膀,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过刘飞,我觉得隔壁这个不大适合你,你应该找个能管住你,能将你变成正常人的大家闺秀……“说到这儿就住了嘴,果然刘飞就瞪起了眼睛,道:”我不正常?我哪不正常?”

    唐逸苦笑:“你正常吗?”

    刘飞哼了一声,说:“适合不适合要试过才知道,你小子懂啥,你就知道她管不住我?这个我看好了。刚才,我的心跳得那叫一个快,我告诉自己,就她了,她就是我要找的另一半!”

    唐逸心里嘟囔,怕是你看上人家身子更多一些吧。嘴上没有说话。

    刘飞又瞪着唐逸道:“喂,我告诉你,你可别又想插一杠子!”

    唐逸就苦笑摇头。

    刘飞又嘀咕,“哼。就算你想插一脚,我地女神也不会理你吧?刚才就看你不顺眼,又听说你有老婆还出去鬼混,玩!”说着就极得意的嘿嘿笑起来。

    唐逸这才知道进门前他莫名其妙那段话的用意,本以为他就是夸他自己是正经好男人呢,原来重点是踩自己。

    见刘飞得意洋洋的模样。唐逸就笑:“那你也不想想,在人家眼里,你整天跟我混一块儿,又能好哪儿去?”

    刘飞啊了一声,就猛地跳起来:“你小子不早说!”

    刘飞来回踱步,走了一会儿,就摇摇头,叹口气道:“不管了,我决定了,我要用我的真心感动女神。我要让女神知道我对她的爱!……”

    听他又开始神经,唐逸摇摇头,自顾自喝饮料。

    刘飞随即就道:“我这就去下面的花店买花!”说完也不理唐逸。大步出门,风风火火的去了。

    唐逸无奈的笑笑,拿起沙上地纸袋,准备研究下飞燕dV地功能,拎过纸袋,唐逸却是怔住。却见dV的指示灯闪啊闪地,机器还处于拍摄状态,想来是刘飞没有关掉就扔进了纸袋,唐逸拿出dV,忽然恍然,怪不得那女孩儿看到纸袋就对自己如避蛇蝎呢,原来是看到了正在运行的摄像机,当时好巧不巧摄像机的袋子碰了她地腿,想来她以为自己是偷拍、狂吧?

    虽然国内网络刚刚兴起。尚处于拨号上网阶段。也没有那么多偷拍的照片视频上网,但对于见多识广的空姐来说。尤其是如果这个空姐是飞国际的,那么对这方面有一定了解就不出齐了,现在国外用dV偷拍可是很流行。

    唐逸就笑笑,将dV收了起来。

    打开电视看电视,等了好久,也不见刘飞买花回来。

    不过唐逸已经习惯他神出鬼没,看看天色已经不早,就准备煮袋方便面吃。

    刚刚进了厨房,客厅茶几上手机就响了起来,唐逸忙走回来接起,是刘飞,“喂,帮个忙,帮我买束花送给女神,一定要说是我亲手买的知道吗?”

    唐逸微微蹙眉:“你在哪呢?”

    刘飞听出唐逸语气不悦,就一副很可怜的语气哀求:“求求你了,帮帮我吧,我,我遇到点儿急事,老头子找我!”话筒里突然传来女孩子的嬉笑。

    唐逸就叹口气。

    刘飞又郑重的道:“唐哥,帮帮我,哥们这是第一次开声求你,你可一定要帮我!”

    唐逸就有些无奈,唐哥都叫出来了,自己可比他还小呢,终于点点头,“好吧。”

    刘飞就一阵千恩万谢,更不忘最后加了句:“买九十九朵玫瑰,告诉她,每一枝都是我新手挑的,但我家老头子突然进了医院,百善孝为先,当然是我家老头子重要!”

    唐逸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下楼,在附近的小吃部吃了点饭,又去花店买花,唐逸自然不会一枝枝去挑,告诉花店小姐包九十九朵玫瑰,用满天星点缀,花店小姐马上出甜甜地笑容,又问唐逸用来求婚还是示爱。

    唐逸随口应付了句示爱。

    到结账时唐逸才有些傻眼,自从进了部委,他自然不能再一摞一摞的将钱放在手包里,被人看到背后不准议论什么呢。

    现在包里上次留得二三十张百元钞票却是用得就剩了三四张,另外还有一些十元二十元的毛票。

    花店小姐笑容迷人地送上花束,说:“谢谢,一共是四百九十五元,收您四百八十元吧,祝您示爱成功!”

    唐逸拿出那四张百元钞票,就开始一五一十的数毛票。

    见唐逸里里外外的翻着包找钱,花店小姐脸上地笑容就渐渐凝滞。

    “……四百四十七,四百四十七块五……”唐逸将最后一个五角硬币数了进去。却还是不够,无奈的道:“小姐,要不先欠着,我下次来补上?”他可是懒得再回家拿一次钱。

    花店小姐犹豫了一下,就将钱一股脑抓过去,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就这么着吧。”最后又笑道:“祝您成功。”不过笑容明显敷衍的成分居多。

    唐逸笑笑,拎起包,捧着大大地花束出门。

    一路走回小区。进电梯,上楼,来来往往的人都好奇的看着唐逸,唐逸自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到了十八楼出了电梯,径自来到1804前。按了门铃,等了一会儿,没什么动静,唐逸就又连续按了几下。

    房里响起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想来是从猫眼向外看呢,随即门被推开,唐逸眼前就是一亮,女孩儿已经换了装,穿了一身宽松的白色休闲装。但卸了妆的女孩儿却是更加青春靓丽,丝毫不像一些美女去了化妆地本色能令人跌破眼镜。

    既然来了,就得帮刘飞好好办事。唐逸送上花,郑重其事的道:“送给你的,每一枝玫瑰,都代表着对你地爱,是……”

    “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女孩儿颇为不耐地打断了唐逸的话。随后就关了门,好在她修养还好,只是轻轻关紧,换别地女孩子怕是要“嘭”一声将门摔上了。

    唐逸碰一鼻子灰,想想也好笑,在女孩眼里,自己和刘飞怕是俩流氓吧,而且下作到偷拍的那种,又怎么可能给自己好言语。没破口大骂已经很客气了。

    走到垃圾箱前。就将玫瑰丢了进去,施施然回屋。

    坐沙上。刚刚打开电视,刘飞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花送去了吗?”

    唐逸恩了一声,想了想道:“她有男朋友了,对你也没兴趣,我看算了吧。”可不想被刘飞天天烦。

    “有男朋友,你亲眼见到了?”

    唐逸就恩了一声。

    刘飞就哀鸣一声,“靠,同居了啊!我的女神啊!”

    唐逸道:“所以啊,算了吧。”

    刘飞咬牙切齿的不知道嘟囔着什么,最后却是斩钉截铁道:“不行!我一定要追到她,她那个男朋友,我他妈费了他!”

    唐逸就叹气道:“强扭的瓜不甜。”

    刘飞突然就嘿嘿笑起来:“你小子,你小子不地道啊,我看你居心不良。”顿了下道:“知道我刚才干什么了吗?就是找国航的朋友打听她的资料来着,要不要我告诉你她的名字和资料?”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

    刘飞气愤的道:“又装深沉?晚了!你小子,不行,我得将你小子的思想苗头扼杀在摇篮中!”说着就挂了电话。

    唐逸放下手机,也懒得管刘飞地烂事,打开电视,看经济台的节目。

    一个多小时后,唐逸微微有了困意,起身,就准备去洗漱睡觉,突然就听楼道中响起“嘭嘭”的敲门声和喝骂声,听动静好像是隔壁。

    唐逸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打开了防盗门,毕竟是邻居,人家又是一弱质女流,有啥事能帮帮就帮帮。

    却见楼道走廊中,两名凶神恶煞地男人正用力敲门,一个长披肩,一个光头锃亮,模样都很狰狞,浑身带着痞气。

    1804的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推开,女孩出靓丽的面容,问:“你们找谁?”

    两个痞子就呆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房里会是这么一个大美女,声音又这般悦耳动听。

    唐逸也不禁有些佩服女孩子的胆色,还以为她不会开门的。

    俩痞子终于回过神,披肩恶狠狠道:“你是唐逸?唐逸不是男人吗?”

    女孩儿微觉奇怪的道:“唐逸?我不认识这个人。”

    唐逸却是一怔,问道:“你们找哪个唐逸?”听他们东北口音,心说莫非军子地朋友?但没理由他们会找自己,军子不会这么没分寸。

    另一个痞子抬头看看门牌,随即就摩挲着他那锃亮的光头,说:“老三,咱找错了,这是1804,咱们找的是1803的唐逸!”

    俩痞子就大步来到唐逸近前,披肩恶狠狠瞪着唐逸道:“找得就是你,欠我们老大的钱啥时候还?”

    唐逸微微一愕,就见光头对自己使了个眼色,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声:“飞哥让我们来做戏的。”

    唐逸开始不解,随即好笑,刘飞还真的以为自己对那女孩儿有意思吗?又派人来踩自己?

    披肩那边大声嚷嚷,“五爷说了,再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再拿不出钱,你这破房子,还有那破车,不都抵押给我们五爷了吗?到时候收车收楼,至于其余五十万,五爷也有办法,你老婆不在五爷地娱乐城坐台呢吗?坐台不赚钱,那就叫她出台接客,一天接……”

    “闭嘴!”唐逸突然就冷了脸,打断了披肩地话。

    唐逸开始还觉得挺逗,津津有味听披肩白话,但听到什么出台坐台,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回过味火腾一下就上来了。

    披肩被吓了一跳,随即骂咧咧道:“妈的你小子欠钱还挺横是吧?”

    光头也小声道:“喂,做戏呢,你干嘛?”

    唐逸凝视着他俩,用极冰冷地语气一字一字道:“再说一个字,我叫你俩永远消失信不?给我滚!”

    披肩和光头就觉身子都是一寒,两人也见过大场面,更不是被吓唬大的,但这一瞬,两人都有种感觉,对面这年青人可不是在唬人,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而且,他也有能力作到,说让自己哥俩消失,自己哥俩就绝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光头就拉拉披肩,两人也很光棍,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女孩儿一直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当看到唐逸突然火时愣了一下,更加好奇的看着唐逸铁青着脸,嘭一声将门摔上。

    唐逸回了屋,就拿起电话,拨给了刘飞,刘飞那边刚嘿嘿笑了一声,唐逸已经了火,“刘飞,你怎么胡闹都行,但你不该拿小妹开这种低俗的玩笑,我告诉你,再有这么一次,别怪我不认识你刘飞是谁!”

    刘飞愣了一会儿,语气也郑重起来:“拿嫂子开玩笑,怎么会?不说和你的关系,就嫂子那样的人物,我可是当仙女似的顶礼膜拜,我怎么可能拿嫂子开低俗玩笑?”

    他想了想,有些明白过来,“是老三和老五又他妈满嘴跑火车了吧?我可是就叫他俩去找你演戏,将你的处境说的凄凉点儿!妈的他们说啥了?看回来我不打断他们的狗腿!”

    唐逸想想也觉得刘飞不可能这么没分寸,就道:“你问他们自己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虽然火气渐渐消散,唐逸心里还是不痛快,就关了机,去洗漱后闷闷倒头睡觉。</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