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重生之官道 > 第十五章 秘书

《重生之官道》 第十五章 秘书

下载: 重生之官道TXT下载


    如绵的松软大床,粉色毛巾被下,出一截雪白柔滑的小腿,性感的玉足动了动,陈珂慢慢睁开了眼睛,她层次感十足的精痔碎被汗水打得湿湿的,显得极为凌乱,却更加的女人味十足,看着将自己火热紧紧搂在怀里的唐逸,陈珂微微一笑,又慢慢闭上了眼睛。

    唐逸看着怀里的丽人,却是感慨万千,陈珂变了,一年多的异域生活,终于使得她脱尽稚气,再不是昔日胡闹顽皮的小女孩,铅华尽去,经历了纷纷扰扰,陈珂真的变了,成熟、理智,极有主见,却更加充满魅力的女人,就好像,记忆中的那个她。

    紧紧拥着陈珂,唐逸心里突然有一种危机感,现在这样的陈珂,这样出色的一名女人,真的是自己能拥有的吗?

    “起来吧,饿了,去吃点东西。”陈珂微笑推了推唐逸,当陈珂抓起浴巾裹住那份任唐逸欣赏的性感,从唐逸怀里坐起时,唐逸心里一阵怅然若失。

    唐逸洗了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陈珂正坐在梳妆台前专注的补妆,动作轻柔,充满美感。

    唐逸换上衣服,靠在门前,默默看着她,心里百感交集。

    “漂亮吗?”

    唐逸被惊醒,随即眼前一亮,陈珂那层次感十足的性感短碎,略带西方风情,清爽干练而妩媚,设计极为典雅的黑白横条纹衫,直筒修身黑裤,黑色高跟鞋裸的脚背上,是洁白的丝袜,简约而又女人味十足。

    “漂亮。”唐逸下意识的回答。

    陈珂轻轻一笑,挽起唐逸的胳膊,说:“走吧。”

    唐逸微微点头。

    在纽约大酒店顶楼地贵宾餐厅用过餐。唐逸和陈珂在街头漫步时已经是夜幕低垂。灿烂。

    唐逸是带着6一波来北京地。除了看陈珂。主要还是咨询下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高层领导对黄海申办世博会地态度。

    而现在。6一波自然是在黄海驻京办。

    看了眼跟在自己身边慢慢踱步地陈珂。唐逸笑道:“那天听你哭了。还琢磨呢。怎么还没长大?看来是我想错了。”

    陈珂微微一笑。“哥。你逻辑有点错误。女人是水作地。就算七八十岁地老婆婆。遇到伤心难过。一样会掉眼泪。”

    唐逸笑道:“看来美国没白去。学会顶嘴了。”

    陈珂抬眼瞥着唐逸,小小的妩媚令人心动,“那你喜欢现在的我呢,还是喜欢以前的我?”

    唐逸就伸手想揉她头。但伸到中途,看着她秀气精致的型,又悻悻缩回手。说道:“两个都喜欢。”

    陈珂却将头侧了过来,顽皮地道:“哥,好久没摸我的头了吧,看你这么会哄我开心的份上,给你摸摸,我不生气。”

    唐逸好笑的道:“得了,昨晚到今早还没摸够啊?”

    陈珂脸终于有些红,白了唐逸一眼,“臭神气。以后不找你了!”

    唐逸哈哈一笑,拉起陈珂的手,就觉志得意满。

    两人手牵手默默走着,陈珂慢慢缩回手,说:“哥,你在美国有资产是吧?”

    唐逸点了点头,说:“萧金华是我母亲。”想来在美国留鸦年的陈珂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美籍华人的,虽然老妈近年越低调,但在上流社会名声显赫。民间是不可能没有她的传说地。

    陈珂明显愣了一下,轻声道:“真是没想到,哥,听说阿姨个人资产上百亿的,可操控的商业帝国价值过勤,是吗?”

    唐逸说:“大概是吧,我不大理会商业上地勾当。”心说这些只是明面上的冰山一角而已。

    又转头笑道:“干嘛?想把持咱们家的经济大权啊?”

    “咱们家?你不是真想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吧?”陈珂侧头上下打量着唐逸,轻笑道:“也是,哥。你真有这个资本呢。”

    唐逸有些心虚。咳嗽一声,伸手摸出烟。点上了一颗。

    陈珂微微一笑,就挽起他胳膊,说:“怕啥,做都做了,真是的,你可别忘了,我是被你强迫的,我保留追究的权利。”

    唐逸无奈的笑笑,看着身边的丽人,又觉得舒畅无比。

    走着走着,陈珂的手机响起清脆悦耳地铃声,从手袋里拿出来,陈珂看了号就皱起了眉头。

    瞥了唐逸一眼,陈珂接通了电话,却是说的英文,语调很严肃,似乎是在拒绝什么,最后更大声的说:“pauL,我说了,我有男朋友,你就算追来也没用!”

    “什么?你说什么?是你自己惹的麻烦,你自己解决,麻烦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继续挽起唐逸的胳膊向前走,等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喂,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码子事,明显是有人追我,你就那么放心?”

    更有些好笑的道:“哥,你不是又要说没资格管我的事吧?那我可是会对你失望。”

    唐逸笑道;“问什么呢,你很严肃的拒绝了他嘛,再说,像你这么出色的女人,追求者肯定一把一把地,我管得过来吗?只要你不给人错误的信号,被人缠也没办法,那也从侧面证明了你的魅力。”

    陈珂轻笑:“哥,怎么你老了老了的,反而会哄人开心了?”

    唐逸道:“我老了吗?”“恩,三十多岁的糟老头了!”陈珂说完,看到唐逸眨眼睛,才明白唐逸话里的意味,脸一红,想起昨晚的自己差点死掉的情形,竟有些后怕,掐了唐逸胳膊一把,说:“你下次再这样,我真不找你了!每次都想要人命似的!”

    唐逸笑笑。挽紧她地胳膊,说:“去喝一杯。”

    陈珂道:“不去了,咱们回去吧,我有点累了。”她一觉醒来,却是全身酸痛,双腿更是没有一丝力气。只是想和唐逸上街走走,这才勉力支撑,现在倒真地有些撑不住了。

    看着神采奕奕的唐逸,陈珂忍不住嘀咕,“什么人啊,真是个怪兽。”

    “滴滴滴”陈珂地手机又响了起来,陈珂看了眼号码,索性挂掉关机,又怕唐逸误会。解释道:“pauL是我在美国认识地,也不算认识,就是朋友的朋友。我们一大帮人一起吃了顿饭,他就开始追我,告诉他很多次了,我有男朋友,和他是不可能的,他就是不听,烦死,不过他人挺好的,挺有风度。我说过很多过份的话,他都不生气。”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陈珂又向唐逸怀里靠了靠,说:“现在在你身边了,心态也平和了,想想那时候对他说的话,还真地觉得挺愧疚的。没你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谁想追我,我就特生气。好像,有人追我是因为我给了他们错误的信息,就觉得对不起你,哥,你有那么好吗?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

    说到后来,陈珂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听着她痴痴的言语,唐逸鼻子酸酸的,默默搂住她肩膀,没有说话。

    走了几步。唐逸轻声道:“pauL在北京吧?惹麻烦了?”

    “恩。派出所呢,好像打了人。”陈珂又向唐逸怀里蹭了蹭。抱得紧紧的,好像要融进唐逸身体里。

    唐逸道:“那去看看吧,怎么也是来找你的,这样不理不睬的说不过去。”

    陈珂好笑地扬起了脸,“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虚伪。”

    唐逸笑道:“虚伪也好,怎么都好吧,该怎么办事就得怎么去办,我承认我心里不舒服你是不是会开心些?”

    陈珂微微一笑,挽着唐逸肩膀走到一处停靠牌前,伸手招的士,又道:“puaL很帅的,哥,你可别阴暗心理作,找人将他装麻袋丢江。”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pauL确实很帅,金碧眼,典型地西方美男子。

    唐逸没进派出所,在外面等着,不大一会儿,就见陈珂和pauL从派出所行政大厅走出来,uL很兴奋,比比划划的同陈珂说着什么,离得近了,却是听到pauL说的是生硬的中文,正连声说:“我知道,你不会扔下我不管的,上帝,我没想到你会来的这样快。”

    陈珂却是走到了唐逸身边,对pauL道:“这是我男朋友唐逸,现在你信了吧?”

    pauL灿烂的笑容滞住,打量着唐逸,却是很快恢复了风度,彬彬有礼的道:“对不起唐先生,我太唐突了,不该在您面前向陈珂小姐示爱。我是

    唐逸伸出手和他握了握,pauL却又道:“不过我想告诉您,您和陈珂小姐一天不结婚,我就不会放弃,只要没结婚,她就有选择的权利。”

    唐逸笑笑:“大概是吧。”感觉到陈珂靠着自己地身子软软的,就指了指不远处街区小花园,说:“去那里休息会

    pauL没有跟上来,很有礼貌的告辞,最后更充满期待的对陈珂道:“我这就和父亲说,在北京开设分公司,或者,我也可以自己找一份工作,自食其力,希望你不要太早结婚,给我一点点时间。”

    陈珂却是拉起唐逸的手,很认真的对pauL道:“我们下个月结婚,你总不会叫我为了你推迟婚礼吧?”

    pauL脸上的神采终于黯淡下来,怔了一会儿道:“是吗,那恭喜你们。”

    坐在小花园的长条竹椅上,看着pauL萧索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街道拐角。

    唐逸没有说话,只是拥紧陈珂纤巧地肩头,好一会儿后,笑笑道:“你还是那么傻。”

    陈珂轻笑:“放心吧,我可不是那时候追你**跑、把你看得比天还高的小丫头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再说,就算没有你,我也不会嫁给洋鬼子啊。哥,在刚刚的事件里,你只是起了一个挡箭牌的作用,不会自己还感动的一塌糊涂吧?”

    唐逸笑笑,陈珂却已经将清香怡人的型靠在了唐逸胸口,听着唐逸的心跳。慢慢睡去……

    回到黄海地唐逸马上将工作重心放在了申办世博会的论证程序上,召集各界专家召开座谈会,听取他们地意见,更深入区⌒,和当地党政干部谈话,问询他们对申办世博会地态度。

    唐逸下区市,没带秘书。最近都这样,只要下去,他都不让任何人跟着。这“任何人”。当然也包括6一波。因此,唐逸走后,6一波抓紧时间处理了几份由于赴京而积压下来的文件。再看看备忘板,备忘板上也没记着什么特别需要急办地事。这时候,他觉得自己真该回家走一趟了,刚把岳父岳母从农村接来,许多后续地始还没安置妥帖。但他总觉得还有事没有办一样,就是不能起身。

    十分钟后,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6一波一愣,心跳骤然加快。

    这是预料中的,他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犹豫了几秒钟,他还是去抓起了电话。

    果不其然,电话是他党校的老领导,市委副书记王丽珍打来的。最近,王书记总是在唐市长不在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这一个规律,已表现得非常明显。电话的内容,也越来越多地脱离工作,而“漫不经心”地向非工作领域延伸。

    6一波是个非常敏感的人。所以,他清楚地意识到在生着什么。有些不安,有些惶恐,甚至有些难堪,拿着话筒的手微微渗出了汗珠。

    “回来了?”王书记的声音很柔和,却令6一波一阵不寒而栗。

    “王书记,回来了……前天就回来了……”6一波小心地回答。其实下午开常委会时,她俩已经见过面了,6一波还特地过去和她打了个招呼。但王书记还是要这样问,显得她特别关注6一波似的。

    “一路辛苦。”王海珍寒暄了几句。然后轻轻地问道。“唐市长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没事。”6一波含糊的回答。

    “一点戍都没有?”王丽珍又问。她想知道,除了在下午的常委会上公开传达的那些情况以外。唐逸在北京还办了些什么事,见了什么人。

    她当然不便问得那么直截了当,但含义是相当明确的。

    “从大的方面讲,应该说是……没有……”

    “从不大的那些方面讲呢?”王书记笑了起来。

    “这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唐市长和部委领导谈话时,我没在场……”

    王丽珍恩了一声:“什么时候上我这儿来坐一下,咱们随便聊聊?”

    6一波敷衍的答应一声,挂了电话,这才觉得全身衣服已经湿透。

    他知道,作为市长地秘书,他不应该和其他市委领导生除工作需要以外的频繁往来和过于紧密的接触。这是高等级政治生活中一条不成文的规则,是约定俗成的工作纪律。

    现在,迫于无奈,他已经几次去王书记那里串门了,虽然没谈什么实质性的问题,但他知道,他踩线了。

    唐市长最近的活动很受人关注,频繁下区⌒和地方党政干部接触,谈世博会,谈黄海的展,据说,有相当一部分地方党政要员给了唐市长极高的评价,这点,不能不令市委地一些人忧心忡忡,尤其是听说福平市市委书记冯日伦,在福平全市干部大会上公然喊出了“认真学习唐逸市长讲话精神”的口号,这无异于向黄海官场投下一枚重磅炸弹,而涉身其中,很是了解一些内幕的6一波更清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黄海,即将动荡的前奏。

    办公室门被轻轻敲响,打断了6一波的思绪。

    进来的是政府秘书长邓文秩,6一波忙站起来,邓秘书长是知道唐市长行程的,这个时间来,自然是有事找自己。

    邓文秩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坐到了办公桌对面,又对6一波道:“坐,坐吧。”

    “一波啊,来办公厅工作也几个月了,有什么体会啊?”邓文秩问话时脸上笑容就显得莫测高深起来。

    6一波小心翼翼的道:“文秘工作一点也不轻松,尤其是距离唐市长地高标准、高要求。我还差得远。”

    “那你有没有想过,下去锻炼锻炼?作文秘,有点大材小用嘛。”借着6一波地话头,邓文秩将话题引到了自己想谈地内容上。

    “下去?”6一波愣了一下,看着邓文秩和蔼地笑容,他知道,如果不是唐市长的意思,邓秘书长是不会来同自己说这番话的。

    邓文秩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等他的答案。也似乎想更加了解他一些,因为邓文秩突然现,对这位沾点远亲地亲戚。自己根本就不怎么了解,例如,他和王书记到底是什么关系?唐市长撤换他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邓文秩的子下6一波轻轻点头,说:“我服从安排,而且,我也很想换个环境。”

    邓文秩笑道:“那行,明天你交接下工作,暂时回秘书处,新的工作安排咱们再谈。不过唐市长交代过,尽量会安排你到能光热的岗位,好像准备安排你进福平重要的区任副书记,放心吧,是好事。”说着话就轻轻拍了拍6一波的肩膀。

    一波声音有些涩,实在想不到唐市长会这么安排他,本以为,是唐市长觉了他的异常,准备将他打进冷宫呢。

    看着邓文秩的背影。6一波慢慢坐在椅子上,心里,莫名的轻松,终于解脱了,不是吗?

    一辆在落日下闪烁着冷冽光泽地崭新奥迪疾驰在福平至市区的高上。

    坐在车里,唐逸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看号码,是人大副主任、总工会主席段贺

    唐逸琢磨着,顺手接通了电话。

    “唐市长。您下班了吧?一起吃个饭?”

    唐逸笑道:“刚刚从福平出来。大概半个小时能回市区吧,饭就暂时不吃了。是想和我谈基金的问题,是吧?”

    段贺军笑道:“那也不全是,我们人大最近正在搞施政测评,市长,你不会没听说吧?”

    “听说过一些。”唐逸当然知道,更知道这次施政测评从某种程度上就是个风向标,是自己地初考。

    段贺军道:“结果暂时还没出来,不过我走访了一些人大代表,他们对您的支持度很高,但我还是有些隐忧啊,因为我在同他们谈话时现,一些代表对您的施政思路根本没有了解,大多数代表都认为您是中央下来的空降市长,对您在基层的工作经历根本不了解,呵呵,唐市长,我这是实话实说。”

    唐逸饶有趣味的道:“你继续说。”

    “所以吧,我就想,全市几百名人大代表,有多少会去认真的了解您?又有多少人能预见到您为黄海展带来的契机?”

    唐逸笑道:“过了,过了啊!”

    段贺军道:“我这同样是实话实说,我是真觉得应该请全市人大代表跟您进行零距离接触,那我想,大概这些代表都会跟我一样,现我们的新市长很值得拥护。”

    “当然,现在也没有您和大家零距离接触地条件,我只是有感而。”

    唐逸就笑:“顺其自然吧,想了解我的施政纲领,人代会上听工作报告就可以,也不必搞得那么复杂。”

    段贺军道:“但我总觉得,工作报告太程序化一些,市长……算了,您别管了。”

    唐逸笑笑,说:“那我就真不管了啊!”

    段贺军也笑,恩了一声。

    唐逸就转开话题,问道:“基金的事讨论的怎么样了?”

    段贺军也不隐瞒,说:“周峰,就是我们那个把财权的副主席一直都不同意,我也没办法,总不能将矛盾扩大。”

    唐逸微微蹙眉,道:“话不是这么说,成立基金将会使得送温暖工程长久有序的健康展下去,如果每年都要四处化缘,我现在就可以舷言,早晚每年六百万的最低标准你都达不到。”

    “段主任,一点点工作之间的矛盾,和一项为所有贫困职工谋福利的事业,孰轻孰重,我觉得,还是后者重要吧?”

    段贺军叹口气:“市长批评地是,我会自己检讨一下,另外召开基层干部大会,听听所有干部的意见,毕竟要讲民主嘛。”

    唐逸笑道:“这就对喽,而且我认为,崔书记对基金上马也会持支持态度,这点毋庸置疑。”

    段贺军对崔书记的态度似乎倒不大关心,说:“那我就按照市长的意见,一定将成立基金的工作顺利安排下去。”

    又谈了几句工作,唐逸挂了电话。

    靠在座椅上,琢磨着两个名字,“周峰”,“周文凯”。唐逸慢慢闭上了眼睛。</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