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色戒 > 第二章 出师不利

《官道之色戒》 第二章 出师不利

下载: 官道之色戒TXT下载


    王思宇回到银泰大酒店客房部,又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工作组的领导们才陆陆续续地返回,一个个铁青着脸,看神色就知道事情办得不顺利,尤其是信访办黄主任,白白净净的面皮上凭空多出三道创可贴。

    晚餐很丰盛,但大家情绪都不高,所以一顿饭也就吃得不咸不淡的,放下碗筷,周秘书长环视四周,缓声道:“半小时后开个会,大家把今天的工作进展都总结一下。”

    酒店十三楼的一间多功能会议室里,工作组成员早早地坐好,王思宇坐在最靠后的位置,手里拿着纸笔,准备做会议记录,十几分钟后,刘副部长与周秘书长最后到场。

    黄主任哭丧着脸最先汇报,原来他先去一位记者的家里登门道歉,但对方先是死活不开门,在他一再恳求下,总算是进了家门,但任凭他磨盘了嘴唇,人家就是不依不饶,并放话说这件事没完,一定要让全省人民都看看青州的信访办有多牛,居然连省电视台的记者都给打了。

    黄主任赶忙说打人者一定会严惩,动手的人都要开除公职,并且暗示对方市里领导决定可以对他们两人做出一定的经济补偿,只要不把事情闹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可对方对此不屑一顾的样子,一口咬定这绝对不是钱的问题,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他在这位记者家里碰了壁,就只好去另一家做工作,希望能找到突破口,可没想到那家更厉害,那位记者的婆娘彪悍得很,不但把礼物随手扔出窗子,更是伸手在黄主任脸上抓了好几下,黄主任本来还想低声下气地再哀求一会,但见那婆娘转身跑进厨房,风风火火地拎着菜刀冲出来,顿时吓傻了眼,惊得落荒而逃。

    这一天下来,黄主任过得憋气又窝火,所以在汇报的时候,他忍不住也发了一通牢骚,说现在某些记者就是素质低下,到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还经常以曝光来做威胁,借机要挟索要好处,真是丢尽了新闻界的脸面。

    听完黄主任的汇报,周秘书长的眉头拧了一个大疙瘩,暗想你们信访办闯了这么大的祸,害得我们一群人出来帮跑来你救火,你今天工作没做到位也就算了,怎么还发起牢骚来了,要诉苦也轮不到你啊,但他没有跟黄主任计较,只是点头说辛苦了,转头冲刘副部长道:“老刘,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刘副部长面色凝重,点着一根烟,深吸一口,在缓缓吐出几个烟圈后,才慢吞吞地摇头道:“找了几个省委宣传部的人,都不太想管,好不容易有个肯帮忙的,却被对方一个副台长给挡回来了,对方讲电视台方台长知道这事后暴跳如雷,扬言一定要给青州市的大老爷们一点颜色看看。”

    说完他转动着茶杯,不再言语,只是闷着头吸烟,刘副部长知道这事如果不能妥善处理,自己在市委张书记那肯定会失分,但没办法,他是半年前从省直机关空降下来的,本来对宣传口的业务就不熟悉,再加上到青州工作的时间太短,市委宣传部的那些小头头们还都不太买他的帐,尤其是王部长到中央党校学习期间,虽然远隔千山万水,却依然把着大权不放,经常遥控指挥宣传部里的事情,这让刘副部长不但没了里子,更是丢了面子,搞得他一直很被动。

    就拿这次突发事件来说吧,几位和省台关系熟络的主任、科长如同约好了似地,要么关机,要么就说人在外地赶不回来,分明是拆他的台,但因为事情凑巧又发生在周五下班时间,人家周末休息你还挑不出理来。

    无奈之余,他只好带着两个副科级主任科员出来活动,其效果不言而喻,但这话他绝对不能讲出来,也没法讲出来,你总不能到处跟人嚷嚷你被架空了吧?那样只能让人认为你没有工作水平,除此外毫无益处,所以无论他内心有多焦躁,表面上也要做出一副安稳模样,只能把一股火憋在心里。

    周秘书长其实也是心知肚明,宣传部那点事,其实在私底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自然也瞒不住他,他对此倒有别的看法,那位王部长死抓着权力不放,把宣传部搞得如同铁板一块,看似固若金汤,实际则是犯了官场大忌,半年前市委没有通过宣传部提请的副部长人选,其实就是在为王部长敲响警钟,你不是想搞独立王国么,我就往你的山头里丢石子掺沙子,可惜王部长明显没有准确接收到这种信号,人在外地,仍在底下频频搞些小动作,最近张阳书记对宣传部的工作已经很是不满了。

    当然周秘书长也很清楚,张书记对宣传部表示不满的主要原因,其实是前段时间王部长跟程市长、柳副书记走得太近了。

    刘副部长的回答早在周秘书长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在听完后微微点头,苦笑道:“老刘啊,事情进展得确实很不顺利,我们在省台也受到了冷遇,而且据说那个方台长已经在电话里指示下面,此次事件不但要在电视新闻里曝光,还要整理成材料,上报上级领导,形势很严峻啊,同志们。”

    听了这番话,黄主任的脸唰地就变得惨白,头上直冒虚汗,他知道以前也发生过执法人员殴打新闻记者的事件,结果被媒体曝光大肆宣扬后,当地的党政主要领导都受到了严厉处分,而事情出在他的部门,这个责任就更大了,看来自己的仕途十有八九是要走到头了,假如上面再顺势查查他黄主任的经济问题,那一场牢狱之灾也就在劫难逃了。

    周秘书长说完后,别人就都不再说话了,王思宇发现会议室里的气氛有点冷,就站起来给桌上各位领导的茶杯里添上些热水,转了一圈后才坐回来。

    王思宇知道,这个会议他能带上耳朵就已经是破格了,嘴巴基本是摆设,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他发言,但手脚一定要麻利,说白了市委办公室的普通职员和外面的服务员没什么区别,干得都是端茶倒水的活,当然,就算是这样的活,普通人打破脑袋也争不上,毕竟这里孕育着无穷的机会,万一哪天运气来了,被某位领导看重,那一生的命运也许都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王思宇返回座位,就在那里留心观察,他就感觉秘书长不愧是这些人里职位最高的,无论是坐姿还是神情举止,都透着一股大气,那是一种身为上位者的气度,大概就是人们口中所谓的官威吧!而刘副部长的面容深沉如水,也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这种感觉最直接的体会就是,即便他没有说话,也不会有人敢忽视他的存在,他坐在那里,就像一条蛰伏的巨龙。

    而这样比较下来,黄主任就显得失分太多,从神色上就完全能看出他内心的沮丧、焦虑、以及茫然,并且那双手一直在不停地变幻着形状,移动着位置,就是不能安稳地放在某个地方,而王思宇又把目光转向郑副主任那里,就觉得他的神情举止里就透着些轻佻,而且很有些变色龙的意味,当秘书长的目光扫到他的时候,郑大钧的面容就会变得庄重严肃,而那目光一旦移开,郑大钧的嘴角就会浮出一抹笑意,那种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特别是那眼角的余光明显是冲着黄主任的方向,就更加让王思宇坚信自己的判断,没错,他心里就是在幸灾乐祸。

    周秘书长见众人都不开口,就有些不太高兴,右手轻轻地在桌子上敲了几下,声音不大,众人却如同得了号令,猛地把身子挺起,似乎连带着耳朵都跟着竖了起来,秘书长声音低沉地说:“大家都讲讲,都讲讲,要发挥集体的智慧嘛,大家看看这事怎么解决比较好,小王,嗯,你叫王思宇吧?你也说说。”

    王思宇不禁愕然,他没想到周秘书长居然能叫出他的姓名,更没想到会当众点他发言,要知道委办大大小小十三个科室,六十几号人,秘书长记性再好,也不可能记住每个科员的姓名,毕竟他每天要处理的公务实在是太多了。

    他偷偷瞄了郑副主任一眼,发现郑大钧使眼色让自己快说,就赶忙理了理思路,发言道:“我看还要在那个方台长身上做工作,老话说得好,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他能改变主意,这事就有转机。”

    几位领导刚刚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听完险些喷了出来,心说这是什么比喻啊,人家省电视台的一台之长,正厅级干部,到你嘴里倒成了马贼之流了,不过大伙儿今天都受了电视台那边的冷脸冷屁股,听他这么一说,倒也解气。

    周秘书长笑眯眯地道:“小王说得不错嘛,是要抓住主要矛盾,方台长不是生气了么?我看咱们就送上门给他消消气,俗话说的好,巴掌不打笑脸人嘛!”

    听了秘书长这句话,黄主任下意识摸了摸脸上的创可贴,苦着脸嘟囔道:“巴掌不打笑脸人,我看那也未必。”

    本来他现在的样子就很狼狈,说话时的表情又极委屈,众人听了就感觉滑稽,于是哄堂大笑,会场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许多。

    郑副主任这时喝了口茶,咳嗽了一声,大声道:“这个方台长我以前在省城工作时就有所耳闻,人称方胖子,据说后台很硬,作风非常霸道,脾气上来的时候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这事确实很棘手。”

    刘副部长低头对周秘书长耳语道:“省委组织部方副部长的哥哥,是不是请张阳书记直接打个电话疏通一下,那样或许效果更好。”

    周秘书长端着茶杯微微摇头,心想这个刘副部长看来消息很闭塞啊,早年方副部长和张书记在争夺春江市市长的时候那可是竞争对手,两人互相拆台,斗得不亦乐乎,早就结了梁子,这几年省台和市里的关系紧张,应该跟张书记在任也有一定的关系。

    这个招呼没法打,不打还好些,打了恐怕会更糟,但这话他不能挑明讲明,只能装糊涂,上级领导间的恩怨你不能不清楚,不清楚就容易踩地雷,但清楚了也绝对不能四处传播,那种行为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

    这时在座众人纷纷发言,但大多都是语焉不详,只是表态赞成秘书长的意见,要做方台长的工作,至于怎么做,秘书长没有明言,大家也就不太好说话,只黄主任一脸苦瓜相,暗想这篓子是信访办给捅的,看来秘书长这是要让他上门给人消气去啊。

    好在黄主任在出发前就做了最坏的打算,他早就从家里的存折上取出了十万块钱,就藏在两条玉溪烟的烟盒里,这其实是他最后的办法了,只要省电视台肯息事宁人,不把事情搞大,他这些年来在信访主任的位置上倒也结交了几位张书记手下的实力干将,活动一番,保住乌纱帽倒不成问题,想到这里,心情就安稳多了,神情也跟着松弛下来,再不是一副如坐针毡的模样。

    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结束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毕竟周秘书长心里最清楚,这场风波绝无可能轻易化解,事实上他已经托省里的熟人给方台长打过电话,反馈回来的消息是:“方台长明言,求谁都没用,这事没商量的余地。”

    这话已经说死了,估计再难有活口,更何况,政治上向来嗅觉灵敏的周秘书长,已经开始怀疑这件事似乎并不是一件偶然的突发事件,恐怕有幕后推手还未现身,当然,这话他更加不能讲出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是他现在心情的最佳写照。

    散场后,王思宇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回到房间,先是泡了个热水澡,出来后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钟,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他打开电视想看会儿电视剧,可内心却总是静不下来,脑海里总在想着下午发生的事情,那少妇的曼妙身姿总在眼前晃来晃去,恍惚中冲他微笑招手。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接通后一个小女孩的甜甜的声音传来:“王叔叔你好,我是今天下午您在雾隐湖救起的女孩,请问您一会儿九点钟有时间吗?我爸爸想约您出来一起吃个饭,在新都大酒店518号房间。”

    王思宇知道又能见到那个美艳少妇了,心里顿时一热,在假意推让一番后,终于同意赴约,而放下电话后,王思宇突然发现,剩下的一个小时,对他来说实在是倍感煎熬。</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