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色戒 > 第十八章 上屋抽梯 下

《官道之色戒》 第十八章 上屋抽梯 下

下载: 官道之色戒TXT下载


    南粤地方语言,是七大方言之中,最接近古汉语的,其中保存了大量的古汉语句式,以及古语发音,相对于淡而无味的普通话而言,粤语就显得琅琅上口,韵味无穷。

    尽管有学习外语的底子,加上美女主持人的一对一辅导,王思宇还是感到有些吃力,很多看似简单的句子,一旦说出口,却完全变了样,经常莫名其妙地出错,惹得三女爆笑不止。

    吃过晚饭,鲁玉婷开着车子,将沈楠楠送走,王思宇坐在沙发边,喝着茶水,又在白燕妮的提示下,温习了起来,把十几句常用对话,背得滚瓜乱熟。

    晚上八点多钟,正准备起身去浴室,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他看了下号码,见是老爷子周松林打来的,赶忙接通,笑着道:“喂,泥猴,你食左饭未啊?”

    周松林愣了一下,随即莞尔,没好气地道:“臭小子,还以为打错电话了,都当了市委书记,还这样没正行,也不怕人笑话。”

    王思宇笑了笑,拿起杯子,吹了口气,轻声道:“老爷子,我计划好了,要下番功夫,在半年内,达到粤语四级水准,这也是工作需要嘛。”

    “难度不小!”周松林点点头,拿手摸着沙发扶手,轻声道:“小宇,刚才省政法委张书记来家里做客,吃过晚饭后,刚刚离开,他对滨海那边的情况,好像特别关注。”

    王思宇淡淡一笑,放下茶杯,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微笑道:“老爷子,这位张书记倒是神通广大,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居然能到您那边去做工作,他提起毛守义了吧?”

    周松林摘下老花镜,笑着道:“提起了,毛守义是他老同学的孩子,张华荣很是看中,对他给予厚望,希望你能在坚持原则的情况下,适当关照一下。”

    王思宇皱起眉头,轻声道:“不太好关照,这个毛守义,可能有问题,我正准备开会研究,让他靠边,估计,毛守义是提前得到风声,这才搬出救兵,试图影响我的决定。”

    周松林微微一怔,皱眉道:“小宇,滨海这几天,好像正在打黑,临阵易帅不好吧,难道毛守义不配合你的工作?”

    “三分配合,七分不配合。”王思宇笑笑,喝了口茶水,意味深长地道:“老爷子,他这个公安局长,到底是黑的还是白的,也需要事实验证才行。”

    周松林点了一颗烟,皱眉吸了几口,轻声道:“小宇,这件事情,你还需要慎重考虑,张华荣在省委常委里面,还是很有分量的,尤其在南粤的政法系统,根深蒂固,你动了毛守义,可就和他做了大仇,很难化解。”

    “老爷子,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王思宇皱起眉头,沉吟道:“这边的社会治安如此之乱,毛守义的责任最大,逃脱其咎,他这个公安局长,应该拿下来,不仅如此,滨海市的公检法系统,都要进行调整。”

    周松林想了想,就掸了掸烟灰,语气舒缓地道:“这样吧,让他挪挪地方,省里的形势很微妙,咱们都是初到南粤,在地方上没有根基,张华荣这个人,还是要尽力争取的,起码不要成为对立面。”

    王思宇犹豫了下,点点头,妥协道:“也好,不过,他在离开滨海之前,必须把屁股擦干净,这是最后的底线,不能再让步了。”

    “好,那就这样,我再和张华荣沟通下。”周松林挂断电话,不禁感到有些吃惊,他是看着王思宇成长起来的,对这位弟子,知之甚深,却没有料到,短短几年之内,王思宇会变得如此强硬,这次,若非自己居中协调,恐怕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把一颗烟吸完,周松林又拨了号码,给张华荣打了过去,笑着道:“华荣同志,怎么样,到家了吗?”

    张华荣赶忙点头,把狼毫笔放下,笑呵呵地道:“已经到了,周书记,我正在书房,临摹您的书法作品,您的字圆润饱满,洒脱自然,真是上乘之作啊。”

    周松林嘴角翘起,含笑摆手道:“华荣兄过奖了,你在书法方面的造诣很高,已经登堂入室了,在这方面,我还是门外汉,要向你学习。”

    “岂敢,岂敢,周书记谦虚了。”张华荣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内心之中,却颇有些焦虑,也不知沟通的结果如何,滨海市那位年轻的市委书记,能否放过毛守义一马。

    寒暄几句,周松林喝了口茶水,把话转入正题,笑眯眯地道:“华荣兄,刚才和滨海市的王书记通过电话,他正好提起,过段时间,要到你那里做客,登门拜访。”

    张华荣眼睛一亮,忙笑着道:“那当然是欢迎的了,王书记是年轻俊杰,前途不可限量,我也很想见见面,咱们都老了,还能折腾几年呢,以后的南粤舞台,是他们的了。”

    “要过些日子了,这段时间,怕是忙不过来了。”周松林笑了笑,斟酌着字句道:“华荣兄,根据王书记的汇报,滨海那边的情况不太乐观,一些官员和黑恶势力打得火热,社会治安很乱,不出重拳,怕是难以扭转局面了。”

    张华荣眯起眼睛,有些不悦地道:“这样啊,那要果断采取行动,无论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王书记刚过去,如果觉得不方便,可以由省厅牵头来搞,我们这些老同志,要支持他们年轻干部,不但要扶上马,还要送一程嘛。”

    周松林摆摆手,冷笑着道:“那倒不必,让他们自己来吧,干涉多了,他们还不高兴呢!”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像是很随意地道:“华荣兄,毛守义同志,在滨海市锻炼了很长时间了,有没有动一动的想法?”

    “也好,那就动动吧,不过,现在没有太合适的位置,最好先到省党校学习一段时间,缓冲下。”张华荣叹了口气,情知无力扭转局面,就又摸着头发,有些无奈地道:“社会治安上出了问题,守义肯定是有责任的,希望他能吸取教训,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唉,这孩子,让我操碎了心。”

    周松林喝了口茶水,放低了声音,意味深长地道:“华荣兄,不怕小错误,就怕过不了关,这点很重要,王书记已然下了决心,滨海那边,动静可能会不小。”

    张华荣悚然一惊,很快清楚了他的暗示,赔笑道:“了解,了解,周书记,谢谢了。”

    “不客气!”周松林点点头,含笑挂断电话,又戴上老花镜,坐在书桌旁,拿起一本书,翻开书页,却有些心绪不宁,对于王思宇主政滨海,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面对一群官场老油条,这挺歪把子机枪,能压得住阵脚吗?

    ******

    十几分钟后,张华荣摸起手机,拨了号码,给毛守义打了过去,委婉地做了通知,并苦口婆心地劝他,既然事不可为,就不要勉强,现在的情况下,退一步是最好的选择。

    毛守义接了电话后,铁青着脸站起来,在书房里踱着步子,心情变得极为愤怒,他万万没有想到,等来的回复,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被人挤出滨海市不说,还要保证审查过关,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实际上,毛守义是没想过挪窝的,滨海市可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是珠江三角洲的一块聚宝盆,他现在这个公安局长,虽然级别不高,但很有实权,是众人眼中的肥缺,就算调到省厅做副厅长,也没有现在的生活滋润,这就是宁当鸡头,不做凤尾的道理了。

    不过,听口气,张华荣似乎也碰了软钉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争取到这个近乎苛刻的‘保障’,这让毛守义很是矛盾,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做两手准备。

    一方面,要争取几位市委领导的支持,请他们在明晚的小会上,尽量抵制王书记的决定,另一方面,也要把一些棘手事情处理好,免得一着不慎,非但丢了乌纱帽,还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那可是得不偿失了。

    次日上午,毛守义带了礼物,分别去看了市长卢金旺、副书记许伯鸿、秘书长侯晨,在这三人中,他与许伯鸿走得最近,平素关系也最为密切,因此,他把最大的希望,也都押在许伯鸿的身上。

    徐伯鸿也有些悲观,谨慎地表示,只能尽力争取,无论怎样,枪击案一出,这件事情的主动权,就已经落在王书记手里,要想扭转王书记的意愿,绝非易事,让毛守义做好最坏的准备。

    转了一圈,已经到了下午,毛守义回到家中,又和妻子将存折拿出,对了账目,决定把涉黑部分的‘灰色收入’都退回去,要和黑恶势力,进行最大限度的切割。

    他倒是想得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毛守义的爱人却心痛之极,眼见着三百多万,就要保不住了,一时心如刀绞,当场流下很多眼泪。

    晚上六点多钟,凤凰楼大酒店十六层的豪华包间里,四位重量级市委领导坐在沙发上,王思宇把罗巧云的案子,详细地讲了一遍,又把相关材料放在桌边,让三人传阅,随后,又拿出那个所谓‘教父’下发的红本本,交给秘书长侯晨,就不再说话。

    侯晨非常清楚,他是否有资格参加这样的讨论,完全取决于王书记的态度,第一次若是表现得不够好,那么以后就没有类似的机会了,因此,他率先开炮,对滨海市的治安状况,以及公检法系统存在的一系列问题,都上纲上线,大肆批评了一番。

    末了,他又双手抱肩,极为坦率地道:“我个人认为,社会治安情况恶化成这样,市局的毛守义同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继续担任公安局长的职务,是不太适合的,有必要进行调整。”

    王思宇满意地点点头,又望着对面两人,微笑道:“卢市长,许书记,你们两人的意见呢?”

    “老许,你先说说吧。”卢金旺眯着眼睛,双手摸着沙发扶手,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其实,内心里也并不平静,要调整毛守义,他是没有意见的,甚至乐观其成,毕竟,这位公安局长,并不是他线上的人,但问题是,如果对政法系统进行全面调整,势必会伤害到他的利益。

    不过,卢金旺还是不想正面抵制,而是希望许伯鸿出来顶一下,他在旁边策应,毕竟,毛守义和徐伯鸿之间,一直都在眉来眼去,卢金旺相信,在这个要紧时刻,老许是一定会为毛守义出头的。

    果然,许伯鸿掏出烟来点上,皱眉吸了一大口,慢吞吞地道:“王书记,我觉得,在枪击事件的原因没有调查清楚前,不宜讨论公安局长的去留问题,其实,毛守义同志在公安口上,还是很有建树的,也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肯定,只凭一两桩案子,就否定了过去的成绩,这样很不好。”

    王思宇看了他一眼,皱眉道:“许书记,如果在滨海市,连市委书记都没有安全感,要穿着避弹衣睡觉,你觉得谈过去的成绩,适合吗?”

    许伯鸿早有准备,微笑道:“王书记,这次的枪击事件,极为蹊跷,开枪的人也可能是故意为之的,因为公安部门强力打击犯罪分子,使他们心怀不满,这才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来陷害毛守义同志,我觉得,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是啊,老许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卢金旺看到机会,赶忙过来补上一句,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免得被王思宇逐个击破,他倒不是想保毛守义,而是虚张声势,为接下来的讨价还价做准备。

    王思宇点点头,用手摸着沙发扶手,轻声道:“老许说的是有道理,这个枪击案,是要查清楚,不过,到底是由市里来查,还是由省里,或者是公安部来查,还要等我见了省委赵书记,才能最终确定下来,在此之前,滨海市局可以先行调查,不过,这未必是最终的结论。”

    许伯鸿神色一变,他当然清楚王思宇这句话的含义,人家对滨海的公安口,已经不信任了,要是不满足他的要求,事情就会捅到上面,甚至是最高层,而枪击案的事件,如果宣扬出去,搞得尽人皆知,那滨海市要调整的,恐怕就不是公检法系统了,搞不好,他许伯鸿也要受到牵连。

    权衡再三,许伯鸿还是决定以退为进,笑着道:“王书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毛守义同志自然是要承担责任的,不过,因此调整政法系统,似乎不太合适。”

    王思宇摆摆手,皱眉道:“老许,再次强调下,不是因为枪击案而调整政法系统,而是因为我们在社会治安上,出了大问题,有些同志都已经变质了,成为黑恶分子的帮凶和保护伞,让这些人去打黑,岂不是越打越黑?”

    许伯鸿不好再说话了,就转头望着卢金旺,轻声道:“卢市长,我们平时,也没感到黑社会有多猖獗啊?”

    卢金旺笑着不说话,只拿眼望着窗外,暗自琢磨着,火候差不多了,再过几招,可以撤梯子了,然后,与王书记两人单独协商,把事情解决了,在他眼里,这个问题的谈判上,徐伯鸿已经出局了,至于秘书长侯晨,在关键时刻,肯定也是要帮自己说话的。

    王思宇笑笑,拿起茶几上的红本本,拨了个号码,轻声道:“好了,让大伙都进来吧!”

    约莫两三分钟后,房门忽地被撞开,十几个彪悍的汉子,涌进屋子,手里拿着砍刀,大声喊道:“不许动,都不许动,谁敢乱动,就砍死他!”

    三位市委领导登时懵了,缓缓站起,望着这些突如其来的人物,面面相觑,卢金旺转过身子,皱眉道:“王书记,这是怎么回事?”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不是王书记,是王老板,这些兄弟,是我打电话雇来撑场面的,谁敢不同意,他们就砍死谁,对吧?”

    那十几人纷纷点头,笑着道:“对,对,王老板说的对!”

    卢金旺脸色铁青,拿起身边的包,皱眉道:“王老板,我同意!”

    “同意!”侯晨把右手举了起来,脸色也极为难看。

    许伯鸿愣了半晌,才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道:“那个……王老板,我,我也同意!”——

    祝书友们中秋快乐,心想事成。</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