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色戒 > 第十九章 欲擒故纵 上

《官道之色戒》 第十九章 欲擒故纵 上

下载: 官道之色戒TXT下载


    ??,一切说辞和诡辩,在铁的事实面前,都是那样的绵软无力,不堪一击。

    当然,这仅仅是开端,想在滨海市打开局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要想收伏下属,让大家甘于俯听命,还需要漫长的时间,即便是这开mén头一脚,也还仅仅踢出一半,能否奏效,还是个未知之数。

    譬如,同意调整,并不等于按照王书记的思路调整,围绕着公安局长,乃至滨海市政法系统的人事调整问题上,将会有一轮隐秘而jī烈的角逐,能否在照顾到各方利益的同时,顺利实现他的意图,将是这位市委书记必须面对的事情。

    在昨晚遭遇挫折之后,市长卢金旺,市委副书记许伯鸿,两人选择了合作,抛出唯一的公安局长候选人,副局长郝清平,以此来削弱守义离开的影响,也令王思宇无法通过这次的突破,掌控住滨海市的公安口,这一重要的强力部mén。

    这无疑是一个重要的信号,意味着,在做出妥协之后,如果王思宇给予的回报,不能令两人满意,他们将会在很多事情上联手,步步为营,对王思宇这位新任市委书记,进行牵制,同时,也是一个测试,试探王思宇改造公安口,以及政法系统的决心。

    郝清平这位原市局的副局长,也是公安口的老人,以前在常务副省长杜山主政滨海期间,曾经得到过重用,换了书记之后,因为站队问题,吃了许多苦头,郁郁不得志,在副局长的位置上,耽误了几年的时间。

    不过,此人心机颇重,利用各种手段,极力拉拢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让他在市长卢金旺,副书记许伯鸿那里,都有着极好的印象,成为两人都能够接受的人物,因而,逐渐又获得了重用,在这个人选上,两位市委副书记有了共识,也就有了再次联手的基础。

    侯晨眯起眼睛,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也很想看看,这位王书记该如何应对,是否会在下午的常委会上,与两位副手吵得不可开j,或者故技重施,用威胁bī迫的手段,把这个难题解决掉,如果那样,即便取胜,也会失去不少分数。

    半晌,王思宇把材料放下,抬起头,含笑望着侯晨,轻声道:“秘书长,对于公安局长的人选,我没有异议,只不过,现在讨论还太早,我征求了省委领导的意见,暂时让守义同志到省党校学习一段时间,回来后,再做调整。”

    侯晨点点头,试探着问道:“也好,那王书记,在这期间,可否让郝清平同志主持打黑工作呢?”

    王思宇笑笑,喝了口茶水,拿眼望着侯晨,轻声道:“郝清平同志的情况,我也很清楚,确实不错,在守义同志外出学习期间,可以暂时代理全局工作,但打黑工作,我另有人选。”

    “是环保局的孙志军同志吧?”侯晨会意地一笑,不经意间,眼中闪过赞赏之sè,他欠了欠身,恭敬地道:“王书记,这样的安排很好,相信他们两位,是能够接受的。”

    侯晨有些意外,他没有料到,王思宇会如此轻易地做出让步,只是,他也隐隐觉得,事情并非想象中那样简单,如果打黑的主动权,掌握在赵志军的手里,那变数还是很大的,三个月后,谁能当上这个公安局长,还真不好说。

    但这样的决定,应该是王书记的底线了,一把手的权威,是不容挑衅的,那两人即便明知其中猫腻,也要接受的,否则,就是不识时务,蹬鼻子上脸了,必然会遭到强力打击。

    从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侯晨更加钦佩王思宇了,这位市委书记,年纪虽轻,驾驭能力却很强,给人以进退自如,举重若轻之感。

    他把时间稍稍延后,就化解了一场迫在眉睫的纷争,也为赵志军顺利回到市局,铺平了道路,至于赵志军与郝清平之间,谁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还要看两人各自的本事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半截烟熄灭,丢进烟灰缸里,轻声道:“秘书长,你再去做下工作,这次的常委会上,我们三人要保持一致,不能有太大的分歧,这很重要。”

    “好的,王书记。”侯晨笑了笑,起身走到mén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子,笑眯眯地道:“王书记,明天下午,新任的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郑大钧同志就要过来报道了,我们委办准备为他举办个接风宴,时间是晚上八点钟,地点嘛,还是在凤凰楼大酒店,您若是没有其他应酬,也来参加吧,与民同乐嘛!”

    “嗯,不错,我会去的。”王思宇笑着点头,目送侯晨离开,微微皱眉,这个老滑头,当真是得了官场三昧,办事有板有眼,滴水不漏,能在自己与其他两位副书记之间,游刃有余,倒也是个难得的人才,难怪他有事时,连常务副省长杜山都会站出来说话,极力保他。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点,才让王思宇对于他,多少有些不放心,郑大钧的到来,倒能解决很大的问题,若论个人能力,老郑相差甚远,可论起忠心来,那决计是没得说。

    上午,开了两个会议,午饭之后,王思宇回到休息室,躺在上,与宁1ù通着电话,自从得知宁1ù怀了他的骨rou之后,他明显有些偏心了,与宁1ù通话的时间,已经远旁人,两人间的感情,也与日俱增。

    “1ù1ù姐,早点和那边断了吧,这样对大家都好。”王思宇枕着胳膊,眉眼笑地蛊道,想起宁1ù那张秀丽甜美的俏脸,心里甜丝丝的。

    宁1ù莞尔一笑,柔声道:“那怎么行呢,离婚太早,孩子的来历,会不好解释的,迟些时候再说吧。”

    王思宇感到有些好笑,却又笑不出声,甚至有些同情启明兄了,非但戴了绿帽子,黑锅还得背着,瞧宁1ù这架势,是要牺牲前夫,保全自己了,说起来,真是好生惭愧,他摸着下颌,轻声道:“1ù1ù姐,你回来吧,在国内生产,还安全些,有时间,我也可以过去看你。”

    “别,那样可不成!”宁1ù有些急了,柔声哀求道:“宇,放心吧,我会的保姆,把自己照顾好,你千万别担心,也不要把事情声张出去,我可不想伤害霜儿!”

    顿了顿,她又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道:“能否保守住秘密,是对咱俩最大的考验。”

    王思宇却动情了,压低声音道:“1ù1ù姐,那可不成,我会惦记你们娘俩的,孩子出生时,总要在身边陪着,否则,也太说不过去了,孩子长大之后,也会怪我的。”

    宁1ù抿嘴一笑,没好气地道:“傻子,还早着呢,你现在急个什么劲儿,好像我就要分娩了似的。”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摸着手机,不无得意地道:“1ù1ù姐,这些日子,总能梦到你生了个大胖子,在我身边哇哇地叫着,家伙淘气得很。”

    宁1ù眼角湿润了,悄声道:“宇,是我对不住你,我太自sī了,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不过,你放心好了,到了适当的时候,我会让孩子知道真相的。”

    王思宇翻身坐起,来到窗边,望着窗外空旷的市委大院,有些无奈地道:“1ù1ù姐,有时候,甚至想过取消和霜儿的婚礼,那样,我们之间也就没有障碍了。”

    宁1ù吓了一跳,忙用手掩了,可怜巴巴地道:“宇,千万不要,你要是敢那样做,我也不要孩子了,和你一刀两断,咱们永世都不再见面了……呜呜呜……”

    王思宇也慌了神,赶忙哄道:“好,好,别哭,1ù1ù姐,我就是随口一说,不要哭了,乖乖,我不改变主意,你们姐俩,我不偏不倚,都一样的心疼。”

    “坏蛋,说什么呢,不许1!”宁1ù破涕为笑,红着脸挂断电话,钻进被窝里,甜蜜之余,又感到有些委屈和内疚,又抹了一会儿眼泪,才抱着软枕,悄然睡去。

    王思宇拿着手机,不住地摇头,这好男人就是难当,说谎话不行,说实话更加不行,有些事情,果然是只能做,不能说的,其实,要说和宁霜分手,他还真是有些舍不得的,宁家三姐妹,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美yv子,桃红李白,各有韵味,哪是那么容易舍弃的!

    下午,正在里屋办公,却听到mén外传来一阵轻微的争吵声,王思宇放下了签字笔,走到mén口,探头望去,却见鲁yù婷与楚茂林面对面站着,像两个正在掐架的斗jī,他微微一怔,推开房mén,皱眉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鲁yù婷眼圈一红,抢先告状道:“王书记,楚秘书欺负人,秘书长分配好的工作,他非要求调整,明明是文字秘书,只处理好言稿件就可以了,却不满足,要来抢我手头的工作。”

    楚茂林也不甘示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轻声分辨道:“王书记,我的工作职责,也是秘书长划定的,有章可循,如果是光写材料就可以了,那留在秘书处就好了,不会搬到这里办公。”

    王思宇顿时无语,心里清楚,这是两位秘书的争宠之战,在这方面,他是不便表态的,就摆摆手,轻声道:“别吵了,不清楚的,可以去问秘书长,在外面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

    两人都有些后悔了,就杵在原地,不再吭声,半晌,鲁yù婷把脸别到旁边,含着眼泪,委委屈屈地道:“王书记,是我错了,我向楚秘书认错,这样的事情,再不会生了。”

    说罢,一串泪珠已经扑簌而下,落在鼓鼓的前襟上,楚茂林见她打出悲情牌,赶忙也低了头,像犯了错的生一样,悄声道:“王书记,这件事情,责任在我。”

    “不像话!”王思宇又好气又好笑,瞪了两人一眼,就回到房间,点了一颗烟,暗自琢磨着,如何破解卢金旺与许伯鸿之间的联盟,让自己过得舒服些,免遭掣肘,要想和这些久经官场考验的老流氓斗法,不打起十二分的jīng神,那是决计不行地!</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